•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正文
            [图文]赵可法:清心神逸(外两篇)         ★★★ 【字体:
          赵可法:清心神逸(外两篇)
          作者:赵可法    作家方阵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489    更新时间:2013/7/28    

           

          清心神逸(外两篇)

           

          赵可法

           

          我家中有二套紫砂壶,与我相伴整6年了,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

          有一天晚上,我从公园散步回来,看到转盘西南角处地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瓷器,绚丽的色彩吸引了我的目光。卖瓷器的夫妻俩操江西口音,每年都要从景德镇运来许多瓷器贩卖。其中一只紫褐色紫砂壶,壶体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诱人的微光,令人爱不释手。壶面镌刻有 “清心神逸”四个行草书字体,侧面寥寥刻有兰花草,线条显得栩栩如生。我以30元的价格高兴地将壶买回家,常将壶托在手上,边品茗边把玩。

          壶底钤印“周金仙款”字样的阳文,壶盖背面刻有“金仙”椭圆形印章。由此可以断定,这把紫砂壶可能是周金仙先生的作品?烧獍押鄹裎稳绱说土,难道是周先生本人的瑕疵作品,还是有人冒借他的名字,或许周金仙在业内做壶名气不大。

          我曾去过宜兴的丁蜀镇,朋友也赠了一套棕黄色紫砂壶,壶盖背面有两枚“周”、“雪芬”阳文印,此壶线条流畅、古朴典雅,不失为一件成功的好作品。

          去年宜兴来了一位朋友,在酒桌上大家聊起紫砂的话题,我趁着酒兴问朋友:

          “你是陶都宜兴丁蜀镇人,依你看,大师与匠人做的紫砂壶区别在哪里呢?”

          朋友一时语塞,竟说不出其中的奥妙。

          听中央综艺频道著名学者于丹老师讲《庄子》,当听到鲁国有名的木匠梓庆“削木为镰”的故事后,我恍然大悟。

          镰是悬挂钟鼓的架子两侧雕刻着猛兽的柱子,梓庆做的镰上猛兽栩栩如生,看见的人非常惊讶,“见者如为鬼神”。鲁侯召见梓庆,问其中的奥秘。

          梓庆非常谦虚,说我是木匠,我哪有什么诀窍,根本没有什么技巧。

          他对鲁侯说:我准备做这个镰的时候,我都不敢损耗自己丝毫的力气,而要用心去斋戒!罢洹钡哪康,是为了“清(净)心”,让自己的内心真正安静下来。

          当斋戒到第三天时,我就可以忘记“庆赏爵禄”了,忘记成功后的封功、受赏、庆贺,我可以忘利。

          当斋戒到第五天时,我就可以忘记“非誉巧拙”了,不在乎别人是毁是誉、是是非非,我可以忘名。当斋戒到第七天时,我就可以忘记“四肢形体”了,达到忘我之境。

          这时我就进山,进山以后,寻找我要的木材,观察树木的质地,看到一个适合的,仿佛一个成型的镰就在眼前。然后我把最合适的砍下来,顺手一加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梓庆的寓言说出艺术创作一个朴素而玄妙的道理,要将事情做得好,须穿越三个阶段:忘名、忘利、忘我,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见素抱朴”“以天合天”。

          一位做紫砂壶的工艺美术师告诉我,当他得到一块上好的紫砂泥坯后,往往不会急于动手,头脑中要先反复构思,冥思苦想,时间有时会长达几个月,在作品中要融进自己的情感与思想。如果急于制作,做出的仅是盛水泡茶的器皿。一位水晶雕刻大师,得到一块质地上好的水晶原料后,往往也会构思几年,循水晶已有的天然纹路,融合自己的思想,雕刻出无与伦比的精美工艺品。

          艺术的创作很像蜜蜂的酿蜜。据有关资料查证,蜜蜂从植物的花中采取含水量约为80%的花蜜或分泌物,存入自己第二个胃中,在体内转化酶的作用下经过30分钟的发酵,回到蜂巢中吐出,蜂巢内温度经常保持35℃左右,经过一段时间,水分蒸发,成为水分含量少于20%的蜂蜜。假如蜜蜂体内没有转化酶,蜜蜂是酿不出蜂蜜的,蜜蜂把自己的情感与思想融进了蜂蜜中。

          著名作家梁衡曾经说过,匠人在重复,大师重于综合创造。不是工艺师做不出传世的作品,是没有清心,是名利的东西羁绊着工艺师的思路。

          艺术不能称为精品的缘由,是作品中缺乏创作者自身情感、气质、思想。

          不是我们写不出好作品,是我们内心太浮躁,总想急功近利,总想一夜成名。

          假如我们写文字传扬思想的时候,能够像紫砂壶工艺大师一样,得到一块上好的泥坯(写作素材),不急于动笔,而是反反复复地构思,用千万的用心,融进自己独特的情感,说不定也可以写出不朽的文字。

          看着眼前一壶清茶,敲击键盘打出以上的文字,我的思绪飘逸。

           

          蝉猴

           

          又到了蝉鸣唱的季节,在我的记忆中,捕蝉、玩蝉的乐趣充满了童年的夏日。

          我老家居住在村子的最西头,老屋边有一片空地,高大的柳树包围着房屋。骄阳似火的夏季,柳树上蝉声嘶力竭地鸣叫个不停,在如盖如荫的柳树下纳凉,捕蝉、玩蝉是儿时夏日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不必说屋前一望无际的稻田,池塘里叫声如鼓的青蛙,也不必说到房后小河里逮螃蟹,钓龙虾。单说捕蝉玩蝉,就妙趣横生。蝉又称“知了”,和一小面团,在水中反复漂洗,将面团洗成黏糊糊的面筋。将面筋裹在一根细竹竿的顶头,高高地举着,寻找树上的蝉,蹑手蹑脚地走到树旁,静静地屏住呼吸,把竹竿迅捷地靠过去,“啪”的一声,毫不知情的蝉已被面筋黏住了。若捕到不会鸣叫的蝉,随手扔到门前的河里,亦或成了鸡的美餐!安跷裁椿岱⒊雒烂畹纳?看着黑黑的拇指大小会鸣叫的生灵,童年的我充满了好奇。

          找二粒算盘珠子,套上一根筷子,做成车轴的形状,在蝉身上系根细线,让其在前面费力地拉车,后面的我会拍着巴掌前仰后合地笑着,催促着蝉。玩腻了,把蝉翅膀剪掉,扔到门前河里,看鱼儿们争先恐后游过来啄蝉,与小伙伴们在水中扎着猛子,打水仗。

          我离开家乡在异地参加工作后,;衬畈恫醯娜兆。

          我屋后有一条石安河,我与家人晚饭后常去河堤散步。堤上种满了杨树,两侧是白亮亮的水田,夏季河堤上蝉声如潮,总能见到许多人,拿着手电筒及竹竿,在树林里寻找蝉的幼虫——蝉猴(刚从土里钻出的幼蝉)。

          太阳离树梢还有半尺,人们已吃完晚饭,迫不及待地“武装”起来了。骑电动车的情侣们挥着优雅的手臂,蹬三轮车的老太不忘带着幼稚的孙子,不紧不慢地晃悠着,下班族悠闲自在地散步,开车来的在东张西望地寻找停车的地方。手电筒、竹竿、鱼竿是捕蝉的工具,一只削平口盛蝉猴的绿色雪碧瓶,背在身后,显眼地晃荡着,捕蝉人的脸上挂满了微笑。

          当天边褪尽最后一抹亮色,夜晚降临了。白亮的横七竖八的手电筒光柱照耀着,捕蝉的仰着脖子,围绕着一棵棵杨树,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寻觅蝉猴的踪影。

          树林里飘起了密密麻麻的雨丝,借着手电筒光亮的映照,雨丝大起来了?扇嗣遣鹅锏娜惹椴患,撑起了花花绿绿的雨伞,披起了雨披,相互谈论着捕蝉的收获。

          你昨晚逮几个?

          哈哈,就逮三个。

          三个?逮不到明天晚上还来吗?

          怎么不来?就当是饭后散步吧,在家闲着也没事,听听蝉的鸣叫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到哪里找这样的休闲好去处?

          ……

          手电筒一照,抬眼发现一份惊喜。一只灰褐色的蝉猴在树上慢腾腾地踱着步子,吃力地往上爬,想到高处去鸣叫产卵;正在蜕壳的蝉猴,后背裂开一道狭小的缝隙,前脚紧紧抓住一根细树枝,白色软软的身体从壳里费力地挣扎出来,绿色透明的蝉翼,清晰可见。坐在树旁休息,冷不防看见一只拇指大小的蝉猴正从细如笔杆的地洞探出了脑袋。

          我索性找一块石头坐下来,细心地看蝉,静静地听蝉鸣,过一回真正的“蝉”瘾。

          四周一片静谧,白色的月光从浮云间露出笑脸,朦朦胧胧地照亮一汪水田,混沌一片。蝉声、蛙声此起彼伏,如鼓如潮,不知名的夏虫低鸣着,卖力地唱和着,细雨滴落树叶的沙沙声……如诗如禅的意境,是久居闹市的人们无法领略的。

          为了夏日的那一声声鸣唱,蝉的幼虫要历经挫折,用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蛰伏在地下汲取营养,从土里一钻出来,;嵊龅襟、蟾蜍的袭击而性命不保。即使不遇到天敌,蝉的寿命也很短暂,完成交配后生命就完结了。为了生命的延续,娇小的蝉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有一天夜晚,我与几位朋友在野外吃饭,饭店上了一盘黄黄脆脆的油炸蝉猴。主人一个劲劝道:“这是自己逮的,高蛋白高营养!

          看着拇指大小蜷曲着的金灿灿蝉猴,让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蝉带给我的乐趣,更愧疚因年幼无知对这小小的生灵犯下的错误,怎么也不忍心下箸,没有食欲。窗外传来一声声凄切的蝉鸣,我知道蝉的生命快结束了。

          有蝉鸣唱的树林越来越少了,深秋了,很少再听到蝉鸣了。

          成新平在《捕蝉》中说过蝉是夏天最清亮的诗句,是悠长的笛音,是跳跃的音符,是呢喃的情话,韵律和谐,平仄有致。用心聆听,方知整整一个盛夏,只有蝉的声音最美妙动听。

          蝉,这个夏日的使者,唱出了夏日的最强音,却以生命为代价带给了人类美好的意蕴,人类应该与蝉和谐共处,并为蝉的生存繁衍提供自由的空间。

          静悄悄的树林,试想若缺少蝉的鸣唱,沉闷的夏天就缺失了一道婉转的音符。

           

          搏浪

           

          去年夏天,我在连云港苏马湾洗过一次海澡,那搏击海浪惊心动魄的场面至今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过墟沟市区车径直向海边驶去,高高的白色灯塔赫然映入眼帘。一股海风扑面而来,顿觉神清气爽。嘻嘻哈哈的一行人连忙脱掉鞋子,卷起裤管,兴奋地向海边扑去。远远望去,海显得虚无缥缈,浩瀚无边,海面上似有一层薄雾,几只海鸥时隐时现。层层的海浪不断向岸边涌来,有节奏地拍击着裸露着的黑色礁石,飞溅起雪白的泡沫,发出低沉的吼声。退落的飞沫,似顷刻间融化的雪花,又如颗颗滚落到大海中的珍珠。

            海浪、礁石、灯塔见证着亘古不变的潮涨潮落,我兴奋地站在礁石上,赤脚与雪浪花合影。放眼望去,金黄色的沙滩上,望不见尽头的遮阳伞延绵数公里外,穿五颜六色泳装的弄潮儿与汹涌澎湃的海浪,是岸边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对海充满了敬畏,却禁不住海的诱惑,我赶紧换好泳装,径直向海扑去?珊2⒉唤幽晌,一个高高的浪头打来,将我击倒后直接推送回岸边!袄死戳,浪来了”,人已来不及躲避,怒狂的海浪,卷起近两米多高的浪花,怒吼着扑向人群。我又一次被巨浪重重击倒,直觉得天旋地转,几近失去知觉,口腔、鼻腔被重重呛了一口海水,顿觉又咸又苦;缎ι、呐喊声、怒涛声混成一片,被海浪击倒的人们,相互跌跌撞撞地搀扶着,虽满脸是海水与细沙,却掩饰不住笑容。我坐在岸边看着海浪慨叹,人类在大海面前实在是太卑微、太渺小了。

            海州湾汹涌澎湃的海浪是战斗不止的号角,生命不息的壮歌!

            海浪再次露出狰狞的面目,已将博浪的人群作为它的假想敌,巨雷般滚滚的海潮,像有人统一指挥一样,又好似踩着铿锵的战斗鼓点,鼓噪着、呐喊着,像恶魔一样,拼命而疯狂地向人群冲将过来。打了胜仗的海浪像意气风发的士兵,充满了令人战栗的恐怖和高深莫测的神秘。

           “海浪难道真不可征服吗?就这样悻悻而归,实在太不过瘾了! 于是心里暗暗生就征服海浪的念头,思忖着搏击海浪的计策。

          捏紧鼻子,屏住呼吸,采取后背迎浪,跳跃式躲浪的姿势,又与海浪搏击了几回。海浪似粗犷的东北汉子不依不饶,直打得我连连退却,征服海浪的欲望成了泡影。

            几艘乳白色帆船在远处游曳,三艘摩托艇在海面上狂奔。不如体验一把摩托艇风驰电掣般征服海浪的刺激。一个箭步跨上摩托艇,在专业水手的操控下,伴随着马达“呜呜”的轰鸣声,摩托艇似离弦之箭,又如脱缰的烈马,向大海深处狂奔。不肯善罢服输的海浪这次被彻底激怒了,将摩托艇一次次高高颠起又落下。我索性站立起来,面对大海,张开双臂,大声呼喊“OK、刺激、过瘾……”,心中升腾起战胜海浪的自豪。

             海州湾的海浪,让我又爱又气恨。欣喜之余,我坐在岸边,耳边似乎传来海浪 “借助摩托艇不算本领”的嘲笑声。仔细琢磨海浪每次来袭的规律,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大海远方袭来的海浪与回潮的海浪波相互叠加,到达海岸边时,近乎于无阻力垂直击打,而海浪离岸边约七八米处有一道攻防线,此处所掀起的浪花最高、最凶猛。越过这道线,往大海深处,浪高明显减弱。每次接连两三个大浪后,紧跟而来的浪头不大,原来海浪也有薄弱的软肋。发现这一规律,我感觉特别欣喜,找到了战胜海浪的奥秘。

            带上游泳圈,紧紧抓住拇指粗的桔黄色尼龙缆绳,我像偷袭敌营的士兵,小心而快速往大海深处挺进……却被凶猛的海浪发觉了,一个大浪打来,又一次被重呛了一口海水,所庆幸的是终于突破了海浪的攻防线。

            果然不出所料,越过海浪的攻防线,大海一改狰狞的面目,变的温柔起来,像母亲的怀抱接纳了我。我用双脚紧紧缠住缆绳,躺在游泳圈上,双手遮挡脸部阴暗的阳光,任随浪上下颠簸,左右摇晃,我像躺在摇篮里的孩子,享受着海带来的舒畅!安还芊绱道舜,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人与海达到相互融合,相互默契的逍遥境界。

          一群人沿海滩信步西行,这里海滩平缓,沙质又细又软,涨潮时海水仅没过膝盖,浪高并不大。带一只塑料桶,双手在细沙里小心翼翼地摸着,能触碰到蠕动着的硬壳,那是活蹦乱跳的黄色小铜蟹,手指被蟹螯夹得鲜血直流,伤口遇到咸的海水发出钻心的疼痛,可脸上却充满了笑意。

          离开苏马湾海滩时,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的思绪随雨水变得缥缈起来,有道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地球上许多的生命均来自海洋,海洋是不可征服的,人类与其绞尽脑汁要征服她,倒不如采取像海一样的包容心态,研究并认清海洋的命运与规律。反之,假如认识不到海洋的规律,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将不断上升,诸如海啸、风暴潮、海底地震等海洋性灾害将会频繁发生,给人类造成的损失将是巨大的。与海洋和谐共生相处,这或许就是人类对蔚蓝色海洋文明的另一种自信吧!

          离开整洁美观的海滨城市墟沟时,我们一群文友约定,明年夏天一定再来连云港“搏击”海浪,寻找与大海逍遥自得的那份乐趣。

           

          赵可法:江苏淮安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书刻协会理事,连云港市作协会员,东海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原创网站散文版主编 ,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周明普)

          作家方阵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 上一篇作家方阵:

        3. 下一篇作家方阵:
        4.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吴金超:教师行吟(外三首)
          邵春怡:槛外长江空自流(外…
          徐雪梅:冬天里思念一片叶子…
          周彩虹:袁阿泥的一天(外五…
          王保利:苦楝花儿香喷喷(外…
          庄洪高:相逢是首歌(外五篇…
          韩  寒:站在春天的边缘(外…
          王保平:茅草屋的记忆(外四…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

        5.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全球彩票全球彩票网址 伊春 | 沧州 | 曲靖 | 澳门澳门 | 澄迈 | 兴安盟 | 金华 | 河源 | 朝阳 | 偃师 | 舟山 | 忻州 | 张北 | 临夏 | 晋城 | 台南 | 宿州 | 十堰 | 锡林郭勒 | 萍乡 | 三沙 | 湘潭 | 揭阳 | 岳阳 | 昭通 | 日喀则 | 南京 | 驻马店 | 保定 | 枣阳 | 朔州 | 鄂尔多斯 | 临沧 | 吉林长春 | 金华 | 兴化 | 营口 | 济宁 | 浙江杭州 | 山西太原 | 临沂 | 淮北 | 台州 | 白银 | 澳门澳门 | 盘锦 | 广州 | 随州 | 厦门 | 惠东 | 醴陵 | 天门 | 三门峡 | 威海 | 锡林郭勒 | 淮北 | 中卫 | 鸡西 | 苍南 | 宜昌 | 鄂州 | 眉山 | 大庆 | 衡阳 | 宜宾 | 焦作 | 保山 | 阜新 | 宁国 | 定西 | 仁寿 | 曲靖 | 开封 | 乌兰察布 | 鄂州 | 神木 | 固原 | 曲靖 | 邢台 | 贵港 | 金坛 | 仁寿 | 云南昆明 | 南平 | 新疆乌鲁木齐 | 义乌 | 宿迁 | 赤峰 | 五家渠 | 新泰 | 巴彦淖尔市 | 青州 | 吴忠 | 景德镇 | 偃师 | 偃师 | 项城 | 大兴安岭 | 溧阳 | 莆田 | 雅安 | 淮南 | 宜昌 | 宁夏银川 | 甘肃兰州 | 台北 | 临汾 | 武威 | 涿州 | 广西南宁 | 武威 | 台州 | 保山 | 营口 | 齐齐哈尔 | 海东 | 安徽合肥 | 广饶 | 武安 | 如皋 | 如东 | 台北 | 吕梁 | 广安 | 曹县 | 齐齐哈尔 | 晋中 | 芜湖 | 牡丹江 | 克孜勒苏 | 枣阳 | 海门 | 本溪 | 玉林 | 海东 | 珠海 | 陕西西安 | 丹阳 | 大同 | 单县 | 改则 | 昌都 | 贵州贵阳 | 许昌 | 桐城 | 绵阳 | 瓦房店 | 张北 | 图木舒克 | 黄山 | 辽宁沈阳 | 林芝 | 常州 | 鹰潭 | 包头 | 衡水 | 柳州 | 如皋 | 梧州 | 许昌 | 兴安盟 | 庆阳 | 台湾台湾 | 双鸭山 | 灌南 | 东台 | 舟山 | 晋城 | 普洱 | 东台 | 鹤岗 | 邯郸 | 葫芦岛 | 双鸭山 | 广安 | 海南海口 | 红河 | 呼伦贝尔 | 图木舒克 | 海南 | 贵州贵阳 | 霍邱 | 德清 | 长治 | 朔州 | 涿州 | 儋州 | 泰州 | 任丘 | 琼海 | 阿里 | 宁夏银川 | 徐州 | 庆阳 | 保定 | 昭通 | 陕西西安 | 江苏苏州 | 广汉 | 黔南 | 新乡 | 临海 | 东阳 | 云浮 | 七台河 | 阜新 | 巴彦淖尔市 | 安康 | 包头 | 安阳 | 沧州 | 琼中 | 昆山 | 宁波 | 台北 | 洛阳 | 天水 | 迪庆 | 荆州 | 三亚 | 十堰 | 贵州贵阳 | 三门峡 | 阿坝 | 盐城 | 庄河 | 通化 | 泉州 | 日喀则 | 安康 | 肥城 | 涿州 | 泰安 | 保亭 | 许昌 | 鸡西 | 如东 | 白银 | 通化 | 龙口 | 揭阳 | 基隆 | 本溪 | 厦门 | 柳州 | 玉溪 | 七台河 | 临沂 | 陵水 | 海拉尔 | 汉川 | 东莞 | 汝州 | 安康 | 临夏 | 镇江 | 东莞 | 徐州 | 汝州 | 西双版纳 | 临猗 | 通化 | 柳州 | 温岭 | 顺德 | 泰兴 | 巢湖 | 单县 | 钦州 | 灌南 | 清远 | 保定 | 梧州 | 甘孜 | 石河子 | 阜新 | 赵县 | 开封 | 济源 | 启东 | 乌兰察布 | 淮安 | 辽宁沈阳 | 周口 | 玉溪 | 济源 | 青海西宁 | 莱州 | 红河 | 塔城 | 攀枝花 | 雄安新区 | 克孜勒苏 | 广西南宁 | 延边 | 永新 | 毕节 | 潮州 | 包头 | 黄山 | 丽水 | 永新 | 诸暨 | 石狮 | 沧州 | 贵港 | 海拉尔 | 广元 | 惠州 | 白城 | 眉山 | 慈溪 | 定西 | 石河子 | 阳泉 | 咸宁 | 义乌 | 瓦房店 | 定安 | 资阳 | 澳门澳门 | 中卫 | 大庆 | 淮南 | 晋江 | 神木 | 海宁 | 阿勒泰 | 潍坊 | 广饶 | 桂林 | 肥城 | 汕尾 | 娄底 | 南充 | 怒江 | 安徽合肥 | 临汾 | 阳春 | 乐平 | 黑龙江哈尔滨 | 任丘 | 灌云 | 滕州 | 武安 | 仙桃 | 渭南 | 茂名 | 嘉兴 | 黔东南 | 东海 | 德州 | 内江 | 阿拉尔 | 嘉善 | 海北 | 安顺 | 安顺 | 库尔勒 | 杞县 | 江西南昌 | 陵水 | 玉林 | 安吉 | 黔南 | 和田 | 吉安 | 吕梁 | 荣成 | 濮阳 | 辽宁沈阳 | 鹤壁 | 东营 | 淮北 | 临沂 | 云浮 | 姜堰 | 苍南 | 辽源 | 保亭 | 张家口 | 眉山 | 阿勒泰 | 大兴安岭 | 南平 | 临汾 | 玉环 | 安吉 | 普洱 | 江西南昌 | 乌海 | 清徐 | 天长 | 安顺 | 云浮 | 甘南 | 阿坝 | 菏泽 | 西藏拉萨 | 象山 | 和田 | 泗洪 | 琼中 | 绥化 | 宁国 | 锡林郭勒 | 三门峡 | 莱芜 | 张掖 | 柳州 | 焦作 | 唐山 | 安顺 | 普洱 | 衡水 | 四川成都 | 柳州 | 清远 | 厦门 | 泰州 | 吉安 | 赣州 | 本溪 | 龙岩 | 宜昌 | 陕西西安 | 巴彦淖尔市 | 宁夏银川 | 阜阳 | 大丰 | 广州 | 白城 | 池州 | 衡阳 | 张北 | 澳门澳门 | 平顶山 | 商丘 | 德宏 | 三亚 | 如东 | 南京 | 海宁 | 吐鲁番 | 昌吉 | 吐鲁番 | 阿坝 | 中卫 | 广汉 | 亳州 | 廊坊 | 咸阳 | 凉山 | 阜新 | 琼中 | 韶关 | 洛阳 | 鹤岗 | 丽江 | 百色 | 邹城 | 黔西南 | 厦门 | 澄迈 | 吉林 | 昭通 | 万宁 | 鹤壁 | 张北 | 定安 | 厦门 | 石河子 | 偃师 | 屯昌 | 楚雄 | 宜春 | 仁寿 | 滕州 | 延边 | 咸宁 | 三河 | 玉林 | 吉林 | 大同 | 迁安市 | 蚌埠 | 许昌 | 绵阳 | 安吉 | 三门峡 | 昌吉 | 澳门澳门 | 乌海 | 武夷山 | 巴彦淖尔市 | 云南昆明 | 日喀则 | 乳山 | 湖州 | 盐城 | 白山 | 长葛 | 白山 | 广饶 | 洛阳 | 海丰 | 宜春 | 乳山 | 启东 | 嘉兴 | 瓦房店 | 玉树 | 溧阳 | 溧阳 | 溧阳 | 邹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垦利 | 宜都 | 日照 | 河南郑州 | 武威 | 巴中 | 顺德 | 阳泉 | 景德镇 | 临夏 | 邯郸 | 台山 | 十堰 | 大理 | 正定 | 大庆 | 迪庆 | 临猗 | 深圳 | 泗阳 | 鞍山 | 改则 | 鹰潭 | 鞍山 | 那曲 | 嘉善 | 三亚 | 梧州 | 泸州 | 万宁 | 呼伦贝尔 | 鄂州 | 新沂 | 石狮 | 长垣 | 鹤岗 | 甘肃兰州 | 曹县 | 朔州 | 大兴安岭 | 武威 | 贺州 | 如皋 | 义乌 | 三沙 | 广汉 | 许昌 | 宜昌 | 燕郊 | 佳木斯 | 博罗 | 张北 | 白沙 | 福建福州 | 朔州 | 大理 | 长葛 | 招远 | 莱芜 | 澳门澳门 | 黄石 | 荆门 | 鞍山 | 那曲 | 汉川 | 崇左 | 库尔勒 | 鹤壁 | 儋州 | 垦利 | 许昌 | 张北 | 安吉 | 渭南 | 邳州 | 任丘 | 泗阳 | 大庆 | 晋中 | 赣州 | 溧阳 | 安岳 | 益阳 | 扬州 | 白城 | 赣州 | 晋中 | 宜都 | 临沧 | 威海 | 崇左 | 庆阳 | 迪庆 | 任丘 | 那曲 | 牡丹江 | 永康 | 巴彦淖尔市 | 常州 | 绥化 | 渭南 | 固原 | 惠州 | 伊犁 | 池州 | 德宏 | 乐清 | 朝阳 | 柳州 | 固原 | 单县 | 内江 | 果洛 | 曹县 | 邹城 | 姜堰 | 任丘 | 娄底 | 龙岩 | 宁夏银川 | 溧阳 | 阿拉善盟 | 三亚 | 菏泽 | 毕节 | 济南 | 宁德 | 金华 | 焦作 | 大庆 | 江西南昌 | 黑河 | 吉林长春 | 燕郊 | 阳春 | 台山 | 五家渠 | 大庆 | 海安 | 宿州 | 葫芦岛 | 澳门澳门 | 高雄 | 安岳 | 红河 | 宜宾 | 铜仁 | 雅安 | 庆阳 | 南阳 | 阜新 | 顺德 | 扬州 | 三门峡 | 台北 | 遵义 | 汝州 | 云南昆明 | 临汾 | 潮州 | 广州 | 神木 | 商丘 | 石嘴山 | 包头 | 和田 | 定安 | 库尔勒 | 泗阳 | 金昌 | 东阳 | 霍邱 | 汝州 | 东阳 | 福建福州 | 醴陵 | 唐山 | 遵义 | 通化 | 永康 | 鹤岗 | 亳州 | 台湾台湾 | 保亭 | 邹城 | 吉安 | 巴彦淖尔市 | 阳江 | 江西南昌 | 溧阳 | 曲靖 | 连云港 | 塔城 | 迪庆 | 南阳 | 石嘴山 | 绵阳 | 益阳 | 甘肃兰州 | 湖北武汉 | 邹城 | 那曲 | 咸阳 | 邢台 | 阿坝 | 郴州 | 东莞 | 明港 | 天水 | 澳门澳门 | 广汉 | 瓦房店 | 邯郸 | 云南昆明 | 潜江 | 甘南 | 东莞 | 驻马店 | 图木舒克 | 天长 | 漯河 | 咸宁 | 楚雄 | 大连 | 台北 | 许昌 | 白银 | 四川成都 | 阿拉善盟 | 莆田 | 自贡 | 海丰 | 池州 | 吉林 | 辽阳 | 宝应县 | 鹤岗 | 洛阳 | 改则 | 绥化 | 湖北武汉 | 阿克苏 | 三沙 | 克孜勒苏 | 攀枝花 | 无锡 | 儋州 | 高雄 | 灵宝 | 灌南 | 建湖 | 平顶山 | 日照 | 漳州 | 昭通 | 清徐 | 洛阳 | 广州 | 新沂 | 临沧 | 阜阳 | 盐城 | 文昌 | 黔西南 | 巴彦淖尔市 | 哈密 | 涿州 | 郴州 | 果洛 | 阳江 | 章丘 | 台中 | 海门 | 盘锦 | 江苏苏州 | 济源 | 普洱 | 湘西 | 扬州 | 绥化 | 铜陵 | 阿拉善盟 | 楚雄 | 东方 | 贵港 | 宜宾 | 巢湖 | 昭通 | 兴安盟 | 宜宾 | 铜川 | 广元 | 百色 | 德清 | 滨州 | 临沧 | 锡林郭勒 | 乳山 | 锡林郭勒 | 简阳 | 通辽 | 漯河 | 项城 | 乐山 | 保定 | 酒泉 | 鞍山 | 内江 | 信阳 | 盐城 | 海西 | 巴音郭楞 | 任丘 | 新乡 | 通化 | 吐鲁番 | 随州 | 通辽 | 永新 | 嘉善 | 昌吉 | 黔西南 | 三门峡 | 余姚 | 菏泽 | 启东 | 景德镇 | 吉安 | 兴安盟 | 新乡 | 池州 | 来宾 | 伊犁 | 贺州 | 金昌 | 通化 | 亳州 | 宜都 | 平顶山 | 运城 | 江西南昌 | 汕头 | 台山 | 湘西 | 赵县 | 日土 | 漳州 | 嘉兴 | 基隆 | 鄂尔多斯 | 垦利 | 阿勒泰 | 姜堰 | 中卫 | 邯郸 | 曹县 | 葫芦岛 | 垦利 | 朝阳 | 三河 | 昌都 | 贺州 | 浙江杭州 | 湛江 | 中卫 | 阿勒泰 | 辽源 | 桐城 | 湘潭 | 海南海口 | 安岳 | 洛阳 | 巴中 | 广西南宁 | 毕节 | 吉林 | 丽江 | 临汾 | 大理 | 巴音郭楞 | 辽阳 | 金坛 | 忻州 | 江西南昌 | 湖北武汉 | 武夷山 | 凉山 | 高密 | 平凉 | 阿克苏 | 南安 | 昌都 | 衢州 | 阿拉善盟 | 澳门澳门 | 台中 | 神木 | 张家口 | 佳木斯 | 安顺 | 芜湖 | 淄博 | 酒泉 | 防城港 | 湖州 | 十堰 | 基隆 | 阜新 | 三沙 | 宣城 | 琼中 | 嘉善 | 那曲 | 商洛 | 白城 | 台北 | 开封 | 青海西宁 | 涿州 | 宝应县 | 霍邱 | 阳江 | 东营 | 乐清 | 铁岭 | 无锡 | 鹤壁 | 巴中 | 白银 | 巴中 | 瑞安 | 眉山 | 巴彦淖尔市 | 宿州 | 临猗 | 宁波 | 洛阳 | 哈密 | 果洛 | 甘肃兰州 | 河北石家庄 | 开封 | 西藏拉萨 | 湖北武汉 | 广州 | 三河 | 承德 | 辽源 | 张掖 | 石狮 | 铜仁 | 宁国 | 眉山 | 牡丹江 | 运城 | 台山 | 巴中 | 汕头 | 海门 | 日土 | 绥化 | 海东 | 偃师 | 桂林 | 吕梁 | 丹东 | 丽水 | 万宁 | 营口 | 龙岩 | 包头 | 新泰 | 宣城 | 赣州 | 库尔勒 | 东营 | 吉林长春 | 黄山 | 六安 | 阳泉 | 莆田 | 汉川 | 博尔塔拉 | 铜陵 | 盘锦 | 新余 | 万宁 | 汝州 | 滨州 | 禹州 | 清远 | 眉山 | 中卫 | 桐城 | 营口 | 庄河 | 邢台 | 景德镇 | 黄石 | 阿拉尔 | 乌海 | 牡丹江 | 慈溪 | 榆林 | 厦门 | 醴陵 | 禹州 | 广饶 | 诸暨 | 枣阳 | 湖南长沙 | 兴化 | 梅州 | 黄山 | 永州 | 兴安盟 | 三沙 | 衡水 | 宿州 | 鞍山 | 吴忠 | 雄安新区 | 宜昌 | 泰兴 | 湖北武汉 | 东方 | 商洛 | 图木舒克 | 伊犁 | 乐山 | 无锡 | 荣成 | 石狮 | 库尔勒 | 广汉 | 中山 | 河南郑州 | 石河子 | 常德 | 余姚 | 台南 | 晋江 | 焦作 | 三沙 | 锦州 | 四平 | 鞍山 | 哈密 | 大兴安岭 | 乳山 | 抚州 | 邵阳 | 兴化 | 山西太原 | 新疆乌鲁木齐 | 鹤壁 | 朔州 | 海西 | 崇左 | 宁国 | 内江 | 三门峡 | 迁安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