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选稿区 > 正文
            韩克波:三月的五龙口(外四篇)         ★★★ 【字体:
          韩克波:三月的五龙口(外四篇)
          作者:韩克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57    更新时间:2013/7/12    

          三月的五龙口(外四篇)

          韩克波

           

          在一年四季中,让我最难忘的是三月。

          每当三月到来时,我的心就随着三月的春风、三月的春光、三月的春雨怦然而动,扑向大自然,全身心地感受着春的气息。

          三月是大自然的骄子,是万物复苏的精灵。三月的天空下,没有阵阵刺骨的寒风,没有漫天飞舞的白雪。虽有春寒料峭,但大地却早已生机盎然,透出一派脉脉春色。

          这时候,久居闹市的人们,往往会成群结队地到大自然中去踏春,看看云天、听听鸟语、闻闻花香,尽情领略大自然的温馨和美丽。

          三月,在灌南县城踏春最好的地方莫过于距县城区以北约5华里的五龙口。五龙口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深厚的文化积淀和迷人的自然风光,她以动人的历史传说、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生态资源、美丽的自然景观、浓郁的地域风情深深地吸引着众多的游客。

          在我眼里,三月的五龙口,那美丽并不比草长莺飞三月天的江南逊色多少。五龙口不似江南,但总给人一种江南之美、江南之韵。徜徉在五龙口的河岸上,放眼望去,那一朵朵盛开的鲜花,散发出缕缕清香;那一片片如茵的绿草,呈现出勃勃生机;那一只只伶俐可爱的小鸟,唱着呢喃的歌声从四面八方飞来,加入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色中,为五龙口三月的春景平添了许多的生趣;那一株株飘逸柔美的垂柳,在和煦的春风中摇曳着袅娜的腰身,仿佛在向游人卖弄柔情;那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一个打扮入时的渔家女子摇着一艘造形别致的小舟笑盈盈地过来。这时的五龙口,让人大有“江南好,画舫听吴歌。万树垂杨青似黛,一湾春水碧于罗。懊恼是横波” 之意境和情韵。

          我踏在嫩绿的小草上,呼吸着花草树丛中散发出来的缕缕幽香,倾听着大自然天籁的清音,仰望着蓝天中悠悠轻飘的白云,感受天地造化的奇妙,体验纯美闲适的心境,真是一种令人心悦神怡的精神享受啊!

          踏春的人们走过绿草如碧丝的草地,走过鲜花如佳人的花地, 每一张笑脸都闪耀着青春的光泽,透出阳光的心情,人们用恬适而放飞的心细细地去感受大自然的美丽和情韵。

          路走远,心自阔,纵情花草路。在三月旖旎的风光里,我的心随着视野的扩大而任意的飘游。我的思绪随着三月的美景不断显现而飞扬,对三月有太多太多的感受和体悟,有言之不尽的话要说。

          三月的五龙口,是那么袅袅娉娉、悠悠扬扬,是那么清清爽爽、坦坦荡荡,是那么温温柔柔、和和气气。三月的五龙口,蓝蓝白云天,轻轻杨柳风,桃花朵朵开,蝴蝶满天飞,放眼望去,到处是如诗如画的醉人景色。三月的五龙口,宛如一位风姿绰约轻灵飘逸的江南女子,那一缕缕轻柔婉约风情,舒展在生机勃勃的大地上,流动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让人们感到无限惬意和快慰,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

          三月真是太美了,然而,不是人人都能感受到它的真谛。

          诗人徐志摩说,现代人太忙了,太忙了,都只顾忙自己的事,又有谁去顾及那星斗的转移,草木的消长,风云的变幻?确实是这样的,很多时候我们忙到忘了去亲近大自然的无限风光,享受大自然最神奇而又最微妙的动人之美、灵性之美、朴素之美。其实,很多人的心灵需要大自然的滋润、大自然的洗礼、大自然的感化?墒钦庑┤巳唇蟛糠质奔浜途ㄔ诙崂簧,不是吗,有很多人不是已经不缺钱了吗?可是,却依然在拼命地挣钱捞钱;有很多人不是已经早就坐在一个很好的位置上了吗,可是却还想爬得更快些更高些。于是,他们争啊、夺啊、使坏啊,成日成夜地在难填的欲壑里面忙碌着,从而失去享受生活的真正乐趣。人啊,悠着点,向你自己屈服和认输吧,别把一个活生生的自己奴役得太狠太累!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在浩渺无际的宇宙里不过是红尘一埃,为什么就不能在世途上奔波劳顿之后悠然见南山,到风光旖旎的大自然中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舒展一下自己绷得很紧很紧的神经,然后再带着一份轻松、一份舒畅、一份快乐回到现实中去呢?

          在我看来,一年四季中,没有到大自然中饱览一下三月的风光,那真是一件憾事。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灌南人,在这春光明媚的三月,不到灌南县城区以北的五龙口游览一下那美丽而迷人的风光,那更是自己一年四季中最遗憾的事。

          三月的五龙口,永远锦绣在我心中!

          人生的夏季

          夏天,是一个热烈而躁动的季节,炽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曝晒着万物,整个生存空间流动着沸腾的热浪,无数生命在躁动着,渴望着,追逐着,让这个世界变得忙碌而喧闹、缤纷而灿烂。人生的夏季,亦如这热烈而躁动的夏天,是生命力异;钤镜募窘。

          人生的夏季,需要生活的甘泉和知识的雨露不断地去浇灌自己的生命,才能让人生之树枝繁叶茂,狂风吹不倒,暴雨打不垮,烈日晒不蔫,顽强的生命力绽放出生机勃勃的事业之花,孕育出甘之如饴的成功之果。

          人生的夏季,是一个复杂多变的季节,顷刻间乌云翻墨,狂风骤雨;顷刻间阳光闪耀,白云飘浮。在实现人生梦想的路途中,有时“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有时“林疏放得遥山出,又被云遮一半无”,有时“时时引领望天末,何处青山是越中”,常常让人感到困惑不解,不知何去何从!其实,人生夏季,不像人生春季那样的纯真,也不像人生秋季那样的老成,只是在走过荆棘的小道,越过崎岖的路,经历挫折和失败后,开始理性地思考人生与未来,明确前行方向,穿过葱茏而炙热的人生夏季,抵达目的地。

          人生的夏季,是满载理想的季节,使命让我们负重而远行。这时候,我们需要修德长才,面向自己,面向现实,面向未来。古人云:德不优者,不能怀远;才不大者,不能博见。这时候,我们需要坚守信念,贯注目标,翘望和期待远方美丽的风景。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了美丽的风景期待,遇到再大的困难和挫折也能从容面对。这时候,我们需要一苇杭之的决心,披荆斩棘的精神,勇冠三军的勇气,向着那遥远的目标进发,无论是山高水迥,无论是风吹雨打,都要不停地向前迈进。

          人生的夏季,是决定一个人生命高度、生命价值的重要时期。在这个人生阶段,要认识自我,认识他人,认识社会,不断发挥自己的优势,发挥自己的长处,发挥自己的内在潜能,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在这个人生阶段,活力飞扬,激情澎湃,意气风发,乘天空太阳正晴,路上风景正好,驾驭理想之马,满载凌云壮志,将生命壮美,将岁月唱亮,将生活创新!在这个人生阶段,前途和命运完全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中,不能左右天气,但可以把握心情;不能选择容貌,但可以展示笑容;不能预卜未来,但可以利用现在;不能号令他人,但可以指挥自己……

          在我们遥远的记忆里,五千年的中华大地上,有多少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在人生的夏季中,演绎出一幕幕惊天动地的故事,他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他是横槊赋诗、赤壁败北的的魏武帝,他是赤足打胼走乡过县的乡人李自成。而在中国近代史上,更是群英璀璨,当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有多少志士仁人,有多少革命先烈,有多少默默无闻的英雄,在人生的夏季中,热血洒战场,忠魂泣鬼神,书写了辉煌壮丽的人生篇章,让生命绽放出奇光异彩!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让我们挥动饱蘸激情的彩笔,在人生之夏的画图中,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尽显人生之夏的独特而优美的风景。

                                   

          春归何处

          春天是那么美丽,又是那么感人。

          花草铺满了崎岖的小道,叶儿镶着晶莹的露珠。桃李灼灼,那枝头迎风的花朵,在浅浅地微笑。杨柳依依,和风习习,舞动着柔美的枝条。百鸟鸣叫,比赛着娇啭的清音。

          匆匆归去的春天,不知留给我们多少感叹和回忆!

          那春雨滋润了多少干枯的心田,那春风抚慰了多少创伤的心灵,那春光照亮了多少晦暗的心房。

          春天是温和的,它不像夏天那样暴烈,秋天那样悲凉,冬天那样冷酷。春天是美好的,给了我们生活的力量,生活的欢欣,生活的激情!春天是无私的,来时与世无争,归去时不带走一片云彩。

          当春天归去的时候,落花纷纷还能保留住它当初的色泽?流水匆匆还能晚留住它往日的清澈?当春天归去的时候,我们还能迸发出青春的激情吗?抒写出美妙的诗篇吗?当春天归去的时候,记忆中盛开的容颜,会不会在时光流逝中渐渐枯萎?记忆中绽放的梦想,会不会在时光流逝中渐渐消失?

          如诗如梦的春天啊,如今你在哪里?若知你在何处,我要唤来同;若知你在何方,我要邀来同往。如歌如画的春天啊,你可知道我此时的心境吗?我在诅咒老天的无情,让如此美妙的春天就这么过去了,接之而来的却是炎炎酷夏,那翻滚的乌云,呼啸的恶风,曾带给我心头多少忧虑,短暂的人生哟,还能经得住几度风雨,几度飞花?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落在心头那沉重的一笔轻轻地抹去,让我捧回曾经流金岁月激扬青春那一片动人的新绿?

          借问春归何处所?天边那一片挥之不去云彩是你所在,你可否乘着云彩立刻飞到我的面前?眼前那一片葱绿的草丛是你归处,你可否越过草丛立马来到我的身边?我有萦绕在心头的一连串不明白的事总想问问你,你能告诉我吗?千百年来,为什么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鸳鸾?为什么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为什么荒园一种飘儿菜,独占秦淮旧日春?为什么林园手种唯吾事,桃李成荫归别人?为什么为国为民皆是汝,却教桃李听笙歌?

          我知道,此时,我是不会见到春天的,但我始终坚信,春去春还归,那些喧嚣一时的乌云和恶风终久要过去,我们定会迎来碧水蓝天的春天世界!

          我不怀旧

          怀旧,是一种生理和心理的变化。

          人一上了年纪,就会怀旧。唱怀旧经典老歌、看怀旧电影和怀旧电视剧,谈怀旧话题。在怀旧时,常常追朔流金岁月中曾经拥有过健壮的体魄、飞扬的激情、卓越的成就。在怀旧时,常常咀嚼那些早已飞离远去的美好时光、青春年华、峥嵘岁月。尤其一些诗人到了晚年,怀旧心情更甚。陆游常常追忆25年前雪夜里在瓜洲渡口击退渡江南侵的金兵,收复大散关的得意情景,写下了“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的诗句。辛疾弃怀念自己年轻时候的豪情万丈,壮志凌云的英雄气概,写下“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诗句。姜夔想到往日二十四桥的繁华热闹,桥桥美女如云,不仅感慨万端,只觉得月下小桥流水,显得更加萧瑟凄冷,清幽寒寞。于是写下“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的诗句。这些诗句都透射出浓厚的怀旧意绪。

          怀旧大多始于人生的秋季;尘烧呙娑晕鞣傻陌兹,老大的年龄,渐弱的体力,有太多的感受,以为自己成了时代的落伍者,被人弃之荒滩,再也不能在生活的洪流中劈波斩浪,只有遥遥无期的死寂。一切的愿望,都成了美丽而无奈的神话。此间,在其心灵深处油然而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凉感和恐惧感,以致愁绪满怀,意志消沉,精神萎靡,思想迷茫,眼前时常呈现“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的凄凉景象。这样还有什么激情去追求新生活、开创新生活、美化新生活呢?那余生的时光便在忧伤中一天天消逝,身体便在焦虑中一天天老化;尘墒乔锛救松幸患嗝纯膳碌氖虑,它直至将人生中最后需要的难得的一点激情吞噬殆尽。

          我不怀旧。我想,逝去的东西再也不会回来,怀念又有什么用呢?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这世间的万事万物,一切皆因缘而定,缘起则生,缘尽则灭。一朵花该凋谢它就会凋谢,一片叶该飘落它就会飘落,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它。一个人该走他就会走,一段情该断它就会断,没有人能够留住它。谁又能留住美好时光呢,我们走到了现在,穿过时光隧道,不经意间到了人生的秋季,找不到曾经的自己。韶华已逝,壮志未酬,但我并不惆怅而怀旧。我常常在夕阳西下时,独上高楼,遥望那片海,似乎看到那垂老的海燕,在大海上空展翅翱翔,作平生最后一次艰难的远行。遥望那座山,似乎看到山中那老树著花万朵,遮蔽了枯败老朽的枝条,一如以往将美丽展示人间。遥望那抹晚霞,似乎看到那落日不甘心陨落与沉沦而抗争,尽力将余辉洒向大地,而后滑入漫长的黑夜。在一次次遥望中,我找到了人生的快乐,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生活就是这样,越是最美好的东西越容易逝去,越是逝去的东西人们越怀念。君知否?与其感怀“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倒不如好好珍惜和品味今天所拥有的。

          林海寻美

          离江苏省灌南县城二十多华里的幸福林海不知去了多少次,而每一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倒不是草木萋萋春夏之交的季节,却是万物凋谢的秋冬之际,因为在那里我找到了另外一种意义的美。

          幸福林海位于灌南县李集乡境内北六塘河南侧,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全省六大速生丰产林基地之一。极目远望,低处碧水环绕,高处树梢入云,无论是春夏秋冬,那想象无穷的景色都会让你无限向往。

          在2008年秋冬之交的一天下午,我与几位眉姐兴致盎然地驱车又一次来到幸福林海。我们下车走入林海,可进入我们眼帘不再是春夏之际那郁郁葱葱景色,而是一派凄凉而残缺的萧条景象。我与几位眉姐带着几分忧郁向林间走去,一路上,我们听不到鸟鸣,闻不到花香,看不到蝶飞。那春夏之际,置身林海,细听小鸟啁啾,远眺山羊嬉戏,令人身心顿爽的感觉都不见了。

          此时的林海,一株株笔直的树杆挺立着,只有枝条在不时地晃动着,一片片落叶随着凉嗖嗖的秋风飘落抵地,在炎热的盛夏,曾经是她们撑起了一片绿色的天空,遮住烈日的炙烤,给人们带来一阵阵的清爽,带来一丝丝的惬意,带来一缕缕的芬芳,如今在完成使命后默默地静静地安详地躺在大地上,显得那么坦然。那小草紧紧地依偎在大地的怀抱里,好像预感到冬天的寒冷,我对小草产生了几分怜爱,几分同情,几分钦佩,小草没有树高,没有花香,春夏秋冬,岁月轮回,无论在什么环境中,总是以柔弱的身驱,坚韧的意志,顽强的毅力,带着对生命的渴望和追求,坦然而无条件地接受命运的安排,但绝不向命运低首屈膝。那花儿,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凋谢了,只剩下枯枝在瑟瑟的秋风中舞动,好像向游客诉说着自然规律的无情。蝶儿恋花美,蝶儿为花醉,如今花落蝶飞两不知,怎不令人黯然神伤呢。

          在初秋的时光里,这林间无数只秋蝉放声高歌,好像向游客展示自己宏亮而清脆的嗓音,游客们可以尽情地倾听秋蝉那激越有致的歌声, 享受这阔邃旷远的天籁之音?汕锾煲还,秋蝉在完成繁衍后代的重任后便悄然离去,让这林间显得格外宁谧而凄凉。

          透过自然现象,我们不难看出,当初这儿曾呈现过热闹非凡的场面,花团锦簇繁荣茂盛的景象,不知给游客带来多少美好的希望和遐想来想去。眼下,天空飘着大片大片的灰云,大地裸露出苍黄的皮肤,没有春的盎然生机,万物复苏;没有夏的繁花灿放,万紫千红;没有冬的严寒峻冷,雪覆冰封。这情景虽然给人几分凄凉,几分惆怅,几分落寞,但这里却没有狂吠的恶狗,没有乱爬的乌龟,没有害人的小虫,更没有令人根根神经绷紧的驴嘶马叫,只有远处有时传来迷途羔羊隐隐约约的凄喊声。

          不一会,我们就到了林海深处,忽见远处有一小屋。我们以为这小木屋肯定住着人家,在这一片近乎原始荒凉的景色中,谁不想遇到本土人寒喧几句,以消除心中的凄凉和寂寞。眉姐们走在前面,巴不得一下子抵达这小木屋休憩一下,或许能见到一位长者,打听一下这里有无别样的风土人情,有无别样的人文景观,有无别样的生活风格?可是谁能想到,我们来到小屋门前,只见小屋栅门紧闭,像是很久无人居住了。小屋简洁质朴,孤立在这空旷而又幽远荒林中,竟似一尘不染。我与几位眉姐踮起脚跟款款地拉开窗帘向里探望,除了一张床外,里面空空如也,丝丝凉风从大家身边掠过,更增添我们心头几分苍凉。

          这时大家愣住了,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此时置身在什么样的世界。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里莫非是鬼狐出没的地方吗?我听了便打了一个寒颤,顿时想起了蒲松龄先生《聊斋志异》里那些凄婉的鬼怪神狐故事,蒲松龄先生笔下那白狐的倩影仿佛浮现在我的眼前,不知为什么,那令人动心动容的白狐就在我心里浅吟低唱,绵绵不绝。听说白狐是美女的象征,我欣赏她的美丽、纯洁、温柔,我的心被白狐牵引着,在想像中行走。在这茫茫的林海里,好似有一只白狐从幽林深处轻轻盈盈地走出,踏着稀稀疏疏的落叶径向我走来,柔美的身躯在我的视线中流动,那双炽热而充满怜爱的眼睛不时地和我对视,我的身心全被这白狐的无限魅力所吸引,情不自禁地为白狐吟诗歌诵——       

          白狐,寂寞的白狐,你从林间走来,行如流云,奔如流水,你的倩影,似一片深邃的风景,无与伦比的美丽,令世间最动人的言辞也失却魅力。你旷古绝今的聪慧,令世间最睿智的目光亦望尘莫及。白狐,寂寞的白狐,你从林间走来,在弯弯曲曲的小道上窸窣前行,在茫茫的林海中轻吟浅唱。谁被你最初的倩影迷恋,谁又是你最终的割舍?谁曾将你的芳心苦苦挽留?让你缠绵悱恻,柔肠寸断,一缕情丝伴斜阳,梦中泣声幽远来。千年之后,可否有古老而清丽的月光透过静寂的深林,复照那段苦梦寒情?

          仅仅这几句小诗,岂能表达美丽动人的白狐对人间的无限向往,无限眷恋呢?或许《白狐》那支歌才是对慧中秀外的白狐最好的诠释——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这凄凉而残缺的歌声,让人听了并不感到悚然,反而令人无限向往。我置身在这样的世界,对凄凉美和残缺美产生无穷的的想像,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

          就在我感受这种独特美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在幸福林海北侧有一条树木倒映的河流,在河面上空经常有成群结队的白鹭飞来飞去,那情景煞是好看。于是,我向几位眉姐说道,你们想不想看一下美丽的白鹭。我将白鹭形状绘声绘色地描绘一番,每当晨光微露,成群结队的白鹭离地高翔,飞往田野觅食,那优美的画面,让人赏心悦目。当晚霞染红西天,点点白鹭又陆续飞归,在田边地角嬉戏趣闹,时而引颈吟唱,声音悦耳动听;时而翩翩起舞,体态婀娜多姿。

          大家听我这样一说,刹时来了精神,又向那相隔百米远的河岸走去。那条河有200来米宽,河床两岸遍地是参天的白杨。当我们来到河岸时,我们看到的不是“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景色,而是“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情景。有几只小舟停泊在对岸不远处的河面上,在附近草丛中不时地飞起几只小鸟,发出一声声凄凉的叫声,让人好不寒心。不知怎的,那西落的秋阳却发出奇灿无比的光芒,也许是它不甘心陨落与沉沦而作最后一次拼搏,也许是对生命无限热爱的一种追求,它毫不在意自己终究要被青山遮挡,滑入漫长的黑夜中。

          当时,我不知道几位眉姐是怎么想的,我想这一景象莫非就是我要寻找的美吗?我站在河岸上,凭望东流之水,离奇古怪地想了许多。这河面上空此时没有白鹭飞翔,会不会有天鹅飞来呢?古今中外,天鹅作为高贵、博大、圣洁、美丽、忠贞和勇敢的象征,被人们称颂至今。听说天鹅常常在平静的水面上游弋,将长长的脖子弯向水中,那洁白的羽毛、洒脱的体态,给大自然增添了无限的诗情画意。它在湛蓝的天空中,时而舒展双翅,翱翔盘旋,时而如离弦之矢,俯冲到水面,轻盈至极。有时候一群天鹅聚集在一起引颈高歌,声音宏亮,在湖面上久久回荡,令人心动神摇。传说天鹅在逝去时要鸣一支平生最优美、最凄婉、最动听、最感人的歌。也许是因为它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所以要把握这最后的时光,将它最美好的一面毫不保留地完全表现出来,然后缓缓地倒在湖面上,慢慢地垂下高贵的头,与生命作最后揖别,这不就是凄凉美吗?也许只有这种美才能深深地印在人们难以忘怀的记忆里。

          当然,我在这儿是不会看到天鹅,但那美丽而高雅的天鹅在临终时凄婉动人的传说却令我终身难忘。一次出游到新疆天鹅湖时也没有看见天鹅,成了我久久的遗憾。

          现在,每当我想到天鹅,我就会听那首气势磅礴的《天鹅之旅》之歌,天鹅那美丽而勇敢的形象好像就浮现在我眼前——

          我们在前世约定/一起穿行这世界/一生都不会停歇/永远向着那春天/迎着天边的夕阳/让我们一起在风中起舞/穿过这午夜星辰/让我们旅行的梦更精彩/在最后的一刻/融进这阳光里/飞越这辽阔世界/飞过这群山/飞越那洁白云海/飞过那万马奔腾的绿色原野/飞越那辽阔碧海蓝天……

          我站在这荒凉的河岸上,望着通往浩瀚大海的滚滚东流之水,又在涌动着遐想,在这翘首盼望能有奇迹出现的时刻,会不会游来一条美人鱼呢?一想到美人鱼。我就想起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写的童话《海的女儿》, 美人鱼是海龙王最小的女儿,她美丽、善良、聪慧,但她上半身是人形下肢却是一条鱼尾。她为了追求幸福爱情,割舍所有优势,不惜忍受巨痛,换来人形。为了心上人的幸福,她牺牲了自己,化作了泡沫。丹麦著名雕刻家?松盟囊帐踔衷俅胃秤杳廊擞阋陨,使她由一串泡沫变成美丽的美人鱼铜像,面向大海坐在哥本哈根的入口处。美人鱼的形象已成为丹麦国家的标志。

          童话大师安徒生美人鱼的故事,太感人、太凄美,多少年来,我不知看了多少次,每一次都被美人鱼至贞不渝的爱情深深打动,被那凄凉美深深缠住,许久走不出那酸酸溜溜牵牵绊绊的情境。不然,歌手林俊杰怎么可能将歌曲《美人鱼》唱得那么凄婉动听,让多少青春男女听了为之动情感叹呢!此时,那《美人鱼》歌声仿佛又回荡在我的耳畔——

          传说中你为爱甘心被搁浅/我也可以为你潜入海里面/怎么忍心断绝/忘记我不变的誓言/我眼泪断了线/现实里有了我对你的眷恋/我愿意化作雕像等你出现/再见再也不见/心碎了飘荡在海边/你抬头就看见……

          我站在这河岸上,我的灵魂已深深被这些凄凉美和残缺美所裹挟。面对这滚滚东流之水,萧萧落下的枯叶,我沉思良久,我总感到有言之不尽的话要说,对一同而来的眉姐们能说些什么呢?自然规律不就是人生规律的真实写照吗,春风吹皱桃花脸,岁月染白两鬓丝,古往今来,谁人能免?时光流淌,花开花落,美丽一瞬间,让人不得不感叹生命的短暂,岁月的无情,让人不得不倍加珍惜这瞬间的美好。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们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无数生命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也许经不起情感的牵绊,有过依恋,有过无奈,有过畏惧,有过绝望,有过抗争,但最终摆脱不了命运的摆布,该走的注定要离开,错过了便是永远!在春天来临时,万物复苏生机盎然,曾给世人带来多少温馨,多少喜悦,多少憧憬,多少希望,可是能有多少人去体味秋风瑟瑟万物凋谢后的荒凉与残缺?世间有多少繁华消失在萧瑟秋风之中, 又有多少英雄美人在秋蝉鸣泣之时发出无可奈何的感叹!一个美人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到“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荫子满枝”,只是转眼的沧桑。眼下,大地褪尽了如梦的轻纱 ,万物露出了平凡单调的骨架,华容美艳将成为永远的过去,也许只有凄凉美与残缺美才是感人的美、真正的美、永恒的美。世间还有什么比这种美更令人回肠荡气,更令人为之扼腕叹息, 更令人潸然泪下呢?

          在我眼里,幸福林海的春夏秋冬都不是一般的美。无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在什么时候,无论你走到什么地方,只要你悉知自然规律,真正明白生命的真谛,深刻理解生活的意义,并有一个丰富的豁达的理性的内心世界,都会发现美感受美分享美!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当代作家文丛》组稿启事
          一届“浩然文学奖”征文启事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
          张祚铭:《父与子》读后感(…
          刘凡锐:有意思的小狗
          蒋昌宁:我是快乐的小乌龟
          《连云港地方文献大辞典》征…
          徐博石:我爱我家
          欢迎订阅《连云港文学.民间文…
          《连云港文学诗歌专号》征稿…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

        5.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全球彩票全球彩票网址 吉林长春 | 株洲 | 平凉 | 慈溪 | 禹州 | 巴中 | 咸阳 | 固原 | 营口 | 泰州 | 舟山 | 抚州 | 定州 | 凉山 | 双鸭山 | 克孜勒苏 | 乌兰察布 | 嘉峪关 | 安徽合肥 | 赤峰 | 庄河 | 通辽 | 蚌埠 | 蓬莱 | 海南海口 | 来宾 | 自贡 | 阿勒泰 | 汉中 | 萍乡 | 盐城 | 天水 | 寿光 | 澳门澳门 | 正定 | 伊春 | 阿克苏 | 保亭 | 大连 | 嘉峪关 | 延安 | 巴彦淖尔市 | 五家渠 | 仁寿 | 郴州 | 海北 | 松原 | 榆林 | 山南 | 眉山 | 大庆 | 厦门 | 珠海 | 浙江杭州 | 百色 | 蚌埠 | 六盘水 | 张家界 | 仁寿 | 临夏 | 长葛 | 肥城 | 曹县 | 娄底 | 邳州 | 贵港 | 四川成都 | 邯郸 | 周口 | 晋城 | 莱州 | 沛县 | 海南海口 | 临夏 | 淮北 | 鹰潭 | 廊坊 | 济南 | 乐清 | 昭通 | 邳州 | 海南海口 | 辽阳 | 张掖 | 盘锦 | 焦作 | 丽水 | 公主岭 | 神农架 | 如东 | 曲靖 | 白沙 | 寿光 | 台北 | 惠州 | 仁寿 | 安吉 | 嘉峪关 | 黑河 | 汉川 | 清远 | 德清 | 江苏苏州 | 洛阳 | 安顺 | 启东 | 顺德 | 江门 | 天门 | 陵水 | 基隆 | 潍坊 | 象山 | 灵宝 | 淄博 | 芜湖 | 锡林郭勒 | 长兴 | 宁德 | 和田 | 汕尾 | 达州 | 兴化 | 商丘 | 温州 | 博尔塔拉 | 济宁 | 广汉 | 海安 | 铜仁 | 锡林郭勒 | 南阳 | 大同 | 牡丹江 | 玉溪 | 章丘 | 咸阳 | 大庆 | 辽源 | 灌南 | 日喀则 | 南京 | 德清 | 商丘 | 赣州 | 偃师 | 宁波 | 汉中 | 瓦房店 | 新余 | 汕头 | 新沂 | 临汾 | 甘肃兰州 | 陵水 | 铜陵 | 博尔塔拉 | 霍邱 | 平顶山 | 常州 | 天水 | 克孜勒苏 | 湘潭 | 平顶山 | 枣庄 | 延安 | 枣阳 | 吐鲁番 | 景德镇 | 东方 | 黄石 | 宁夏银川 | 金华 | 济南 | 德州 | 安阳 | 营口 | 仙桃 | 霍邱 | 内江 | 桐乡 | 河南郑州 | 如东 | 建湖 | 江苏苏州 | 乳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鞍山 | 五指山 | 哈密 | 钦州 | 铁岭 | 济宁 | 三亚 | 莆田 | 镇江 | 滁州 | 淮南 | 如皋 | 鸡西 | 项城 | 邢台 | 正定 | 淮北 | 阿拉善盟 | 新乡 | 锡林郭勒 | 荆州 | 信阳 | 青海西宁 | 本溪 | 鹰潭 | 开封 | 六盘水 | 巴中 | 广饶 | 大理 | 曲靖 | 高雄 | 溧阳 | 咸宁 | 如东 | 公主岭 | 宁德 | 临沂 | 宁国 | 宁国 | 燕郊 | 长兴 | 广安 | 浙江杭州 | 台州 | 潍坊 | 保定 | 启东 | 迪庆 | 高雄 | 绍兴 | 黄石 | 章丘 | 南通 | 邹平 | 和田 | 宿迁 | 阿里 | 呼伦贝尔 | 莱芜 | 巴彦淖尔市 | 张家口 | 牡丹江 | 绥化 | 湖州 | 呼伦贝尔 | 邳州 | 鹤壁 | 廊坊 | 江西南昌 | 西双版纳 | 嘉善 | 驻马店 | 肇庆 | 博尔塔拉 | 鹤岗 | 宁夏银川 | 滨州 | 偃师 | 中卫 | 瓦房店 | 喀什 | 宜都 | 金昌 | 自贡 | 金坛 | 阿克苏 | 天水 | 琼海 | 霍邱 | 阳江 | 巴彦淖尔市 | 雅安 | 广饶 | 甘肃兰州 | 济南 | 新余 | 桐城 | 阿克苏 | 衡水 | 延安 | 铜仁 | 香港香港 | 池州 | 绥化 | 诸城 | 随州 | 十堰 | 中山 | 齐齐哈尔 | 湖州 | 青州 | 云南昆明 | 辽阳 | 改则 | 台山 | 南平 | 仁怀 | 呼伦贝尔 | 亳州 | 博尔塔拉 | 海西 | 沧州 | 庄河 | 盐城 | 七台河 | 安吉 | 甘南 | 清远 | 恩施 | 雄安新区 | 东营 | 屯昌 | 桂林 | 沭阳 | 和县 | 滕州 | 江门 | 莒县 | 台北 | 仁怀 | 安顺 | 丽水 | 启东 | 平凉 | 泗洪 | 迪庆 | 南阳 | 江西南昌 | 临汾 | 惠东 | 东莞 | 通化 | 郴州 | 灵宝 | 清远 | 平顶山 | 临汾 | 忻州 | 枣阳 | 乐清 | 天水 | 廊坊 | 滁州 | 泗洪 | 定西 | 秦皇岛 | 潜江 | 新乡 | 海南 | 宜昌 | 江苏苏州 | 丹东 | 高密 | 云南昆明 | 通辽 | 白山 | 固原 | 通化 | 巢湖 | 舟山 | 燕郊 | 山东青岛 | 玉溪 | 莆田 | 兴化 | 金坛 | 山西太原 | 吴忠 | 莆田 | 呼伦贝尔 | 辽阳 | 湖南长沙 | 瓦房店 | 金华 | 湖南长沙 | 广元 | 安庆 | 漯河 | 塔城 | 阜新 | 宿迁 | 马鞍山 | 徐州 | 潮州 | 武威 | 吉安 | 乐平 | 青海西宁 | 三河 | 台湾台湾 | 阿拉尔 | 博罗 | 孝感 | 六安 | 黄石 | 公主岭 | 澄迈 | 牡丹江 | 邳州 | 江苏苏州 | 包头 | 德州 | 崇左 | 吴忠 | 莱州 | 酒泉 | 张掖 | 定西 | 正定 | 阜新 | 安康 | 邹平 | 徐州 | 云南昆明 | 白山 | 开封 | 桓台 | 伊犁 | 南阳 | 绥化 | 衡水 | 咸宁 | 九江 | 普洱 | 台山 | 日喀则 | 迪庆 | 垦利 | 巴彦淖尔市 | 吴忠 | 西双版纳 | 诸暨 | 鄂州 | 钦州 | 固原 | 柳州 | 黔西南 | 茂名 | 三河 | 淮安 | 驻马店 | 聊城 | 山南 | 天水 | 乌兰察布 | 北海 | 深圳 | 象山 | 白城 | 六安 | 忻州 | 德清 | 克拉玛依 | 沭阳 | 宁波 | 和县 | 乌兰察布 | 神农架 | 眉山 | 无锡 | 昭通 | 宣城 | 宜昌 | 山南 | 沛县 | 淮南 | 眉山 | 佳木斯 | 许昌 | 库尔勒 | 白城 | 大庆 | 晋城 | 绵阳 | 来宾 | 南充 | 信阳 | 文昌 | 新沂 | 安吉 | 宁波 | 南充 | 保亭 | 海宁 | 晋中 | 九江 | 大庆 | 廊坊 | 娄底 | 启东 | 桂林 | 广元 | 衡水 | 武安 | 安阳 | 永康 | 黄南 | 丹东 | 宿迁 | 东莞 | 果洛 | 枣阳 | 临沧 | 泰州 | 佛山 | 延边 | 屯昌 | 新余 | 莱州 | 济南 | 商洛 | 燕郊 | 宁波 | 崇左 | 曲靖 | 湘潭 | 常德 | 五指山 | 铜陵 | 廊坊 | 长垣 | 任丘 | 石狮 | 灌南 | 仙桃 | 济宁 | 阜新 | 丽江 | 宝鸡 | 鄂尔多斯 | 贵州贵阳 | 如东 | 乳山 | 内江 | 大理 | 武威 | 天长 | 威海 | 石狮 | 图木舒克 | 中山 | 吐鲁番 | 酒泉 | 沛县 | 日照 | 永康 | 达州 | 鄂州 | 濮阳 | 固原 | 池州 | 池州 | 兴化 | 临夏 | 毕节 | 黑河 | 霍邱 | 三门峡 | 郴州 | 莆田 | 常州 | 丽江 | 贵港 | 吉林 | 景德镇 | 潍坊 | 三门峡 | 高雄 | 陕西西安 | 桂林 | 济源 | 新沂 | 万宁 | 潜江 | 亳州 | 寿光 | 怒江 | 改则 | 德清 | 仙桃 | 临沧 | 包头 | 南阳 | 淮安 | 大庆 | 景德镇 | 扬州 | 如皋 | 永州 | 绵阳 | 平潭 | 长治 | 雄安新区 | 新沂 | 迁安市 | 黔南 | 钦州 | 日土 | 威海 | 鹤壁 | 淮南 | 日照 | 黄山 | 曲靖 | 平凉 | 沭阳 | 凉山 | 三明 | 日喀则 | 岳阳 | 宁夏银川 | 恩施 | 和县 | 沭阳 | 山南 | 三门峡 | 黄山 | 曲靖 | 齐齐哈尔 | 禹州 | 河北石家庄 | 柳州 | 松原 | 黄冈 | 黔南 | 燕郊 | 忻州 | 燕郊 | 聊城 | 衢州 | 日土 | 七台河 | 黄南 | 安岳 | 宜春 | 乌兰察布 | 贵州贵阳 | 本溪 | 仁怀 | 泸州 | 湘潭 | 包头 | 随州 | 驻马店 | 通化 | 阿克苏 | 资阳 | 长兴 | 余姚 | 毕节 | 定安 | 六盘水 | 济南 | 神木 | 改则 | 遂宁 | 儋州 | 白城 | 庄河 | 图木舒克 | 凉山 | 洛阳 | 馆陶 | 邹城 | 忻州 | 阿里 | 萍乡 | 来宾 | 昭通 | 丹阳 | 永康 | 湖南长沙 | 杞县 | 鄂州 | 泉州 | 锡林郭勒 | 武安 | 莱芜 | 果洛 | 邳州 | 通辽 | 黔南 | 溧阳 | 西双版纳 | 和田 | 十堰 | 抚州 | 自贡 | 池州 | 信阳 | 改则 | 绥化 | 运城 | 寿光 | 龙口 | 阿拉尔 | 揭阳 | 大同 | 滁州 | 神农架 | 赤峰 | 汕头 | 象山 | 安庆 | 雅安 | 台北 | 曹县 | 营口 | 大理 | 湖州 | 库尔勒 | 张家口 | 枣阳 | 宝鸡 | 亳州 | 海西 | 鹰潭 | 红河 | 焦作 | 吐鲁番 | 怀化 | 中卫 | 鄢陵 | 大兴安岭 | 鹤壁 | 昌吉 | 基隆 | 莒县 | 七台河 | 烟台 | 南京 | 汝州 | 陕西西安 | 博尔塔拉 | 南平 | 白银 | 临夏 | 黔南 | 安吉 | 五指山 | 蓬莱 | 邯郸 | 榆林 | 东莞 | 鄂尔多斯 | 常州 | 天门 | 海南 | 荣成 | 遵义 | 黄南 | 滨州 | 鸡西 | 濮阳 | 惠州 | 晋中 | 钦州 | 台湾台湾 | 仙桃 | 海南海口 | 黄南 | 大庆 | 随州 | 涿州 | 大连 | 日喀则 | 濮阳 | 那曲 | 琼海 | 克孜勒苏 | 濮阳 | 克孜勒苏 | 永新 | 台中 | 白银 | 曹县 | 象山 | 阜新 | 吉安 | 深圳 | 运城 | 吉安 | 温州 | 宁国 | 任丘 | 普洱 | 淮安 | 长垣 | 锦州 | 河源 | 宝鸡 | 许昌 | 德宏 | 通辽 | 眉山 | 博尔塔拉 | 鄢陵 | 沧州 | 招远 | 西双版纳 | 鸡西 | 温岭 | 武夷山 | 昭通 | 汕尾 | 柳州 | 晋中 | 黄山 | 石河子 | 攀枝花 | 信阳 | 秦皇岛 | 白银 | 姜堰 | 吴忠 | 朔州 | 伊春 | 洛阳 | 灌南 | 襄阳 | 石狮 | 兴安盟 | 阿勒泰 | 鄢陵 | 毕节 | 兴安盟 | 塔城 | 云南昆明 | 安徽合肥 | 大庆 | 达州 | 连云港 | 洛阳 | 林芝 | 恩施 | 嘉兴 | 宜昌 | 平凉 | 柳州 | 兴安盟 | 怀化 | 巴彦淖尔市 | 南安 | 呼伦贝尔 | 江苏苏州 | 吉林长春 | 朝阳 | 新乡 | 西藏拉萨 | 蓬莱 | 克拉玛依 | 灌云 | 抚顺 | 临汾 | 武夷山 | 安徽合肥 | 公主岭 | 澳门澳门 | 黔东南 | 东莞 | 抚顺 | 盐城 | 仁怀 | 资阳 | 乌兰察布 | 武安 | 瓦房店 | 德宏 | 招远 | 镇江 | 大理 | 德阳 | 徐州 | 海西 | 伊犁 | 临汾 | 吉林长春 | 莱州 | 长兴 | 鹤壁 | 仁怀 | 衡阳 | 台南 | 衡阳 | 巴彦淖尔市 | 三门峡 | 淮南 | 石嘴山 | 吐鲁番 | 绍兴 | 安顺 | 澳门澳门 | 海安 | 赵县 | 东阳 | 通化 | 黔南 | 台中 | 泗阳 | 陕西西安 | 韶关 | 临夏 | 营口 | 汉中 | 海丰 | 鹰潭 | 徐州 | 东莞 | 海安 | 临沂 | 凉山 | 上饶 | 巢湖 | 中山 | 梧州 | 济宁 | 白沙 | 沛县 | 铁岭 | 常德 | 靖江 | 喀什 | 大庆 | 黔南 | 寿光 | 桓台 | 淮南 | 绍兴 | 陇南 | 六盘水 | 儋州 | 绵阳 | 那曲 | 启东 | 乌兰察布 | 中山 | 迪庆 | 厦门 | 保亭 | 义乌 | 沧州 | 阳春 | 安阳 | 洛阳 | 仙桃 | 恩施 | 固原 | 株洲 | 漯河 | 新乡 | 天水 | 白沙 | 鹤壁 | 永新 | 株洲 | 渭南 | 象山 | 鞍山 | 牡丹江 | 厦门 | 黄山 | 驻马店 | 泉州 | 赣州 | 文山 | 迪庆 | 怒江 | 大庆 | 漯河 | 吉林长春 | 辽源 | 涿州 | 芜湖 | 安阳 | 甘孜 | 嘉峪关 | 香港香港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西双版纳 | 来宾 | 临汾 | 凉山 | 吉林长春 | 辽宁沈阳 | 朔州 | 安庆 | 岳阳 | 丽江 | 遵义 | 洛阳 | 嘉兴 | 台山 | 黑河 | 周口 | 汕头 | 醴陵 | 吕梁 | 大庆 | 单县 | 湖南长沙 | 广安 | 汉川 | 杞县 | 营口 | 承德 | 日喀则 | 石狮 | 兴化 | 邵阳 | 三河 | 伊春 | 海丰 | 玉溪 | 朝阳 | 南阳 | 海门 | 榆林 | 东方 | 林芝 | 儋州 | 徐州 | 菏泽 | 双鸭山 | 阿克苏 | 阳春 | 厦门 | 瓦房店 | 东海 | 盘锦 | 东海 | 宜春 | 山东青岛 | 晋城 | 温州 | 哈密 | 项城 | 滨州 | 忻州 | 德阳 | 巴音郭楞 | 台中 | 临汾 | 榆林 | 自贡 | 三河 | 保定 | 宜昌 | 泸州 | 大丰 | 海丰 | 临猗 | 大丰 | 芜湖 | 单县 | 宁波 | 江西南昌 | 库尔勒 | 陕西西安 | 宜春 | 平顶山 | 德宏 | 甘南 | 馆陶 | 保定 | 开封 | 海拉尔 | 秦皇岛 | 东方 | 江门 | 绵阳 | 咸阳 | 许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