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小说园地 > 正文
            [图文]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四篇)         ★★★ 【字体:
          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四篇)
          作者:尚庆学    小说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25    更新时间:2014/2/20    

           

          送心上人上天堂(外四篇)

          尚庆学

          石岩和仲晴相恋了三年,这对幸福的恋人即将走上婚礼的殿堂。不幸的是,仲晴被查出身患重病,两个心爱的人相拥而泣。

          仲晴疑惑地看着石岩,傻傻地问:“石岩,你还爱我吗?”

          “你胡说什么!”石岩用手堵住了仲晴的嘴,“过去我们相爱,现在我们仍然相爱,将来也一定相爱到底!

          仲晴很是感动,她将头投进了石岩的怀抱。

          医生偷偷对石岩说:“你的恋人是乳腺癌晚期,她活在世上的日子不会太长了,你可要有思想准备!

          石岩听了,眼泪像泉水一样往外涌,他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可是他又没有什么神力让仲晴康复,他只希望在仲晴活着的日子里好好地陪伴她,好好地爱她,守护着她安详地步入天堂。

          仲晴似乎猜到了自己的病情,她生怕自己心爱的人会离开她。每次石岩来陪她时,她都格外有精神,眼睛里透射出不舍的神情。石岩也深知仲晴的心思,一有空就陪在仲晴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给她讲述过去相恋时美好的故事?醋乓欢粤等巳绱说卣姘,仲晴的家人暗暗地赞赏和叹息。

          一天,仲晴突然问石岩:“跟我说实话吧,我还能活多久?”

          石岩吃惊地看着仲晴,不知说什么是好。

          看着石岩为难的样子,仲晴笑了:“石岩,我不怕死,只要你能陪伴着我走到最后,我就死而无憾了。石岩,你能做到吗?”

          石岩知道仲晴的病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他抓住仲晴的手,放在自己的心窝上,动情地说:“我对天发誓,我一定陪伴你走到最后!仲晴,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下周我们就举行婚礼,让你的美丽永远留在人间!

          仲晴又惊又喜,她真希望做了石岩的新娘后再离开这个人世,现在石岩帮她说出了这个心愿,她无比感动,她的泪一下子涌出了眼眶。

          婚礼如期举行。仲晴身穿洁白的婚纱,显得格外漂亮,她踏着典雅的音乐,与石岩相拥步入婚礼殿堂,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仲晴的眼里闪动着幸福的泪花,参加婚礼的人们也都热泪盈眶。

          婚礼过后,仲晴显得更有活力了,她让父母回家打理家里的事,身边只留下石岩一人照顾。石岩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以爱人的身份侍候着仲晴,他深情地对仲晴说:“只要你一天活在世上,我就一天不离不弃!

          仲晴奇迹般地活着,远远地超出了医生估算的期限,她在幸福情感的滋润下,似乎并不是一个危重病人。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从热烈的夏季进入了清秋,眼看就要到严冬了。有一天,仲晴发现石岩一个人在抹眼泪,急忙关切地问:“石岩,你哭什么?是不是医生说我快……”

          “你不要胡说!笔疑钋榈乜醋胖偾,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明天,我去找个工作干吧,我们已经没有什么钱了!

          仲晴心疼地说:“石岩,这么多天,都把你累瘦了,为了我,你太苦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对我的真情!

          石岩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扑簌簌地往下落。

          仲晴安慰道:“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从明天起,我不需要用药了,我想回家,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比什么药都好!

          石岩擦了一把眼泪,说:“不用药怎么能行?况且你还需要增加营养。让你爸妈来照顾吧,我出去找份工作!

          见石岩态度坚决,仲晴只好依依不舍地放走了石岩,为了治病,她只能这样。

          石岩含着泪走了。第二天,他来电询问仲晴的病情。第五天,他又问了一次。第十天,他来电说:“仲晴,在你的枕头底下有一张纸条,请原谅我不能过去看你了!

          仲晴急忙找出那张纸条,上面写道:“仲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快要崩溃了,只好选择了逃避。请你放心,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三天后,仲晴病危,嘴里一直不住地念着石岩的名字,依依不舍地步入了天堂。

          猜谜

          电视上突然蹦出了一个有奖猜谜节目,谜面是:

          长的少,短的多,用脚踩,用手摸。

          要求打一生活用具。我顿时来了兴趣,可是想了一会,总是找不到谜底。有观众很快打去了电话,说谜底是斑马线。主持人立刻否定了他的答案,然后作了提示:这种用具我们并不经常用,有时候用来爬高。

          我豁然开朗,谜底是梯子,对,正是梯子,两边两根长的主杆,中间横着许多短的,登高时,上头用手抓着,下面两脚踩着。

          我欣喜若狂,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猜谜热线电话。我不计较每分钟2元的通话费,这算什么,答对了,能拿到价值5000元的苹果手机,花小钱,赚大便宜,值。

          电话那边立刻响起了一段音乐,接着是一个亲切的女声:“这位观众,你好!欢迎你参加我们的‘只听不说’猜谜节目。现在你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听清楚我的提示,不要说话,不要挂机,按我的提示按键,大奖就会向你招手……”

          我想,直接说答案不就行了吗,啰嗦什么。但为了拿到大奖,我还是耐下心来,走到一个僻静的房间,静听她的提示。

          “请考虑一下你的答题思路,如果你认为这种东西与爬高有关,就请你按下1号键……”我立刻按下1号键,可是那头还在讲话,我又按了一下,还不行。好容易等她说完了那些充满诱惑力的话,我才重新按下1号键。

          “恭喜你,你按对了。现在请你不要挂机,我马上和导播联系,让你的号码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以便直接显示你的答案,这样你就能获得价值5000元的苹果手机。导播,我这边有一位观众打来电话,他的思路正确,请你准备显示他的号码……”

          我很兴奋,马上就能向主持人说出我的答案了,然后就会听到她的肯定,并会惊喜地说“恭喜你,中了价值5000元的苹果手机”。

          “这位朋友,你的运气真好,你马上就有希望获得大奖了,祝你马年快马加鞭,马到成功,用龙马精神一马当先地冲向领奖台。请你不要挂机,如果挂机,大奖就失之交臂,后悔莫及,我想,这位朋友是明智的……”

          她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让我有些生气,可是马上就要报答案了,你说什么我也要坚持到底,决不能功亏一篑。

          “这位朋友,现在导播正在准备联通你的号码。喂,导播,我的这位观众现在正在线上,你可以显示他的号码了。这位朋友,导播正在准备,你很快就可以报出你的正确答案了。好,现在听我的提示来按键:长的少,短的多,用脚踩,用手摸。这种东西跟爬高有关,如果你认为它是梯子,就请按下1号键……”

          我立刻按下1号键,可是她还在说着话,说什么要把握机会,当机立断,拥抱大奖,享受生活等。我按了四五下1号键,终于得到她的肯定:“恭喜你,你的答案很正确。好,现在请你不要挂机,我马上让导播把你的答案和电话号码显示在电视屏幕上,这样你就可以领到属于你的大奖了,到时,你只要付1元钱的邮费,就能收到你渴望的价值5000的苹果手机……”

          我恨死那个导播了,他怎么还不显示我的电话号码呢?通话时间至少有20分钟了,40元钱没有了,为的就是报出我的正确答案,拿到我渴望的苹果手机。

          我亟不可待,忘了“只听不说”的节目规则,大声说道:“快点,怎么还不让我说出正确答案?”

          “请这位朋友不要说话,我们的节目是‘只听不说’,请你耐心等一会,我们马上让你报出答案,千万不要挂机。如果你挂机,不但你失去了大奖,连我也会受到导播的批评……”

          我实在等不及了,猜想到,我真的能拿到大奖?这个节目是不是骗人的?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不让我说答案?电视上能有公开骗人的节目?不可能吧?我要挂机,又不甘心,犹豫了一下,没有按键。我走出房间,看电视屏幕上的情况,刚才的猜谜节目早已结束,正放着电视剧呢。

          这时,手机里传来了声音:“这位朋友,导播马上就为你显示号码,让你说出答案,请你做好准备……”

          我说:“你个王八蛋!”随即狠狠地按下了关机键。

          二狗子成长史

          二狗子小时家里很穷,可他并没有饿着。

          他会捕蝉,捕来后放到木炭火里烧了吃。别的孩子都用黏胶粘,或者用细尼龙线套,常常是竹竿一靠近蝉,蝉就扑棱一下飞走了。二狗子在竹竿顶上撑起一个尼龙网兜,只要对准树上的蝉一扣,蝉就扑棱一下飞进了网兜,几乎是百发百中。别的孩子都愿跟他玩,好吃烧熟了的蝉。

          二狗子还会捉小海蟹。别的孩子都用铁锨挖小海蟹的洞,挖到很深才能捉到躲进洞底的小蟹。二狗子不用挖洞也能捉到很多蟹,他自己造了一只哨子,趁着小海蟹们中午出来晒太阳,满海滩上都躺着蟹,他悄悄地挪上前,含着哨子猛吹一阵,那成片的小海蟹突然受了惊吓,慌不择路,往往记错了自己的洞口,好几只蟹子争一个洞,结果夹缠在一起,谁也不肯放松,谁也进不了洞。二狗子只管提着篮子上前拾小蟹,每次都能拾大半篮子,自己吃不了,分给小伙伴们吃。

          二狗子家里没钱上学,成天这样捞鱼摸虾,村里人说:“这孩子完了,不务正业!

          其实,二狗子也想上学,他经常路过村里的小学校,趴在教室窗户外面听里面上课。有一次,老师布置了一道算术题,教室里的学生都不会,惹得老师很生气。二狗子在窗外一口说出了答案。老师很吃惊,让他进了教室,当了四年级的旁听生?斡嗍奔,很多同学围着他,听他讲怎样捉蟹,怎样钓鱼,讲得那些同学都听迷了。

          有一天,生产队里看瓜的李瘸子找到学校,说二狗子带着几个学生去偷瓜。老师问怎么偷的,李瘸子说:“二狗子到瓜棚里说是要买瓜,看了半天也没买,等他走了,我到瓜地那头一看,瓜少了,肯定被另一帮孩子偷了。二狗子说是买瓜,其实是在替那帮偷瓜的孩子打掩护!

          老师问二狗子:“这是真的?”

          二狗子点点头。老师问二狗子为什么要去偷,二狗子说:“俺天天看见生产队长和会计们在瓜地里摘瓜吃,怪馋的!

          老师生气了,让二狗子写检查,回家叫家长。李瘸子说:“看他是个孩子,就算了吧。要是大人,乱吃生产队里的瓜,我非报告派出所不行!

          村里人知道二狗子的事,纷纷说:“这孩子真的完了,不学人样了!

          可是,二狗子升高中那年,成绩排在全班前十名,老师很器重他。二狗子家里穷,没钱吃食堂,他就从家里带来根扁担,课外时间到店里批发矿泉水发到各个学生宿舍,竟赚了不少生活费。消息传到村里,村里人又说:“这孩子从小就光想着赚钱,长大了没个出息!

          那年高考,二狗子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他来到村小,专门看望当年让他当旁听生的那位老师。

          那位老师激动地说:“当年我就发现你很有灵气,因为你从小没有被圈养在教室里!

          二狗子笑了笑,说:“老师,我现在又不想被圈养在教室里了,我不想上大学了!

          老师惊异地看着他,问:“你又想出了什么鲜点子?”

          二狗子神秘地笑了笑。

          村里人知道二狗子不上大学的事,都说二狗子脑子有毛病。

          二狗子托亲戚贷了一笔款,在海边买了一大片盐碱地,边筹资,边建楼,不到两年,他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款,他的那些高中同学都愿意投奔他,包括那几个大学毕业的。

          二叔的婚事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二叔是远近闻名的俊小伙,可就是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这是个沿海村落,有三种行业,一种是渔民,上船打渔、运输,一种是盐工,下滩晒盐,一种就是二叔这样的农民,专跟泥土打交道。那时候,渔民和盐民吃的都是“国库粮”,不是白米就是白面,每月定人定量,旱涝保收,可把当地的农民羡慕得要死。姑娘们找婆家都有这样的顺口溜:“先跟渔,后跟盐,最好不跟泥腿子谈!

          眼看着二叔的岁数越来越大了,这可急坏了爷爷。爷爷找到一个当乡长的远亲,向他诉起苦来。乡长见爷爷犯难,就笑着给爷爷出了一个主意。

          这一天,乡长高兴地对二叔说:“快准备准备,媒婆要带一个姑娘来和你相亲!

          二叔高兴极了,按乡长的注意布置停当后,又借来一件新衣服穿在身上,坐立不安地等着那位姑娘来看。

          姑娘跟着媒婆来了,她只扫了二叔一眼,似乎对二叔的外表并不在乎。媒婆立刻引她直奔里屋。媒婆掀开陶瓷大缸,里面露出满满的小麦,媒婆又掀开水泥大缸,里面露出满满的玉米,媒婆又掀开几个大盆,里面露出高粱、大麦、荞麦等各种各样的粮食。媒婆笑着看看姑娘,姑娘也乐意地看看媒婆。

          爷爷在外屋笑着说:“别看渔民和盐民吃的是白米白面,可那都是定量的,哪像俺种地的,吃不完都存着。哈哈哈!”

          媒婆也说:“是啊,俗话说,缸里满,盆里有,锅里碗里不发愁。过日子盼的就是这个样子啊!

          临走的时候,姑娘对着二叔羞涩地笑了一下,二叔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二叔的亲事谈成了,爷爷赶紧为二叔操办婚事。二叔顺利地娶回了婶婶。

          过了门的婶婶很勤快,磨面、拔菜、烧水、做饭,样样都干得及时利落。有一天,她突然发现盆里的大麦变了样,上面一层是大麦,底下全是干沙子。她觉得很奇怪,又掀开别的缸,也都是上面一层粮食,下面全是沙子。婶婶终于明白了,原来相亲的时候看到的满缸满盆的粮食都是这样造出来的!她气得泪流满面。

          二叔和爷爷下地回来了,婶婶冷冷地说:“俺回娘家一趟!

          二叔觉得奇怪,连忙跑进屋里,一看那些缸和盆都敞着口,什么都明白了。他没有去拦婶婶,爷爷也没有拦。婶婶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二叔生爷爷的气,爷爷生乡长的气。

          爷爷来到乡长家,顾不得乡长的面子了,一个劲地埋怨他:“都是你的臊点子,叫俺在缸里垫沙子,你认为那是你在粮囤子里垫沙骗上级得表扬?儿媳妇要跟俺天天过日子,骗不了!”

          乡长挠挠头,无奈地说:“俺也天天担心!万一上头来人揭开生产队里的粮囤子往下看,不也露馅了吗?”

          老张的遗愿

          老张病倒了,是肺癌晚期。

          外村的女儿前来看护,陪父亲度过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老张心疼地对女儿说:“你们用不着天天陪在这里,眼下正是麦收,孩他爸在外地打工,地里离不开你。我一时还死不了,平日里一直有小黑作伴,一点也不闷得慌!

          听了父亲的话,女儿心头一酸,眼眶里溢满泪水。她后悔平日里只知道给父亲送吃的东西,不知道带父亲去体检,要是早体检早发现,父亲还能多活几年。

          老张猜出了女儿的心事,安慰道:“年纪大了,总要死的,谁也脱不了。你们正当年,身体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女儿擦擦眼泪说::“我先回家收麦子,明天我再来!彼底,她把吃的、喝的都拿到床头跟前。

          女儿刚出门,老张就喊道:“等一等!

          女儿赶紧回来,问:“怎么啦,爸?”

          老张说:“把小黑唤过来,我喂它点食!

          小黑就在门口,这几天它哪里也没去。没等女儿回来,小黑已经来到老张的床前。女儿想,这小黑狗比我这个当女儿的强啊,天天陪着父亲。

          老张拿过一根香肠,剥开了,送到小黑的嘴里。小黑摇着尾巴,含住了香肠,看看老张,又是摇头,又是摆尾,然后走出门外。

          老张想起了这只小狗的来历,在一个寒冷的早晨,老张出门,发现路边躺着一只小黑狗,好像死了一样。老张用脚推了一下,觉得小狗还没死,就抱了回家,用奶粉和糊糊救活了小狗。从此,小黑狗就成了老张的好伙伴。

          第二天上午,老张的病突然严重起来,可是他不想拖累正忙着麦收的女儿和邻居,谁也没告诉。午后,女儿急匆匆地回来了,进门就问:“爸,你怎么了?”

          老张尽量显出平静的深情,说:“没什么,和昨天一样!

          “不对吧,为什么小黑跑到俺家不住地叫唤?”女儿疑惑不解地问。

          “小黑跑到你家去了?它怎么知道你家的?”

          “昨天我到家不一会,它也到了,我很奇怪,它可能偷偷跟在我后面的!

          老张很是感动,赶紧让女儿拿香肠喂小黑。女儿拿了根香肠到门口,吃惊地说:“这里有一根剥开的香肠,小黑怎么一点没动?”

          老张的眼角流出了泪水。他对女儿说:“你把小黑唤过来,我想抱抱它!

          女儿唤过小黑,老张叫一声“小黑”,小黑便一下跳上床头。老张伸手抚摸着小黑,小黑温顺地趴在老张旁边。老张抚摸着,抚摸着,慢慢地闭上了我眼睛。

          女儿大声喊:“爸爸,你醒醒!”

          老张吃力地睁开眼,断断续续地说:“我走了,你,你把小黑……洗干净了,给他找个好人家!

          “不!我养着它,直到它老死!迸皇址鲎虐职,一手扶着小黑,呜呜地哭起来。   

              尚庆学,1958年生。1980年毕业于江苏运河师范学校,初中语文高级教师,连云港名师。1985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在《短小说》《天池小小说》《作家生活报》等报刊发表小小说、寓言、诗歌等100余篇(首),先后获《家庭育儿》杂志小说征文二等奖,“第二届吴承恩文学奖(短小说)”三等奖,中组部建党60周年网上征文金奖(诗歌)。

          (编辑:赵可法)

          小说园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 上一篇小说园地:

        3. 下一篇小说园地: 没有了
        4.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梁洪来:花痴(外一篇)
          谢建平:卖山药(外四篇)
          张连喜:创伤
          汤红星:艳遇(外四篇)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伟:寂静芬芳(外四篇)
          徐习军:小说家是这样走上诗…
          张守忠:小不忍则乱大谋
          赵  航:都市蟋蟀(小小说.外…
          相裕亭:杨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

        5.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全球彩票全球彩票网址 惠州 | 运城 | 陵水 | 诸城 | 天水 | 台山 | 泰安 | 巢湖 | 汕尾 | 伊犁 | 淮北 | 宜宾 | 六盘水 | 南安 | 乌海 | 临汾 | 阳江 | 靖江 | 常州 | 如皋 | 宿州 | 怀化 | 赣州 | 西双版纳 | 西双版纳 | 大丰 | 海南 | 黄石 | 三沙 | 赤峰 | 十堰 | 定西 | 滕州 | 肥城 | 营口 | 吐鲁番 | 大丰 | 商洛 | 南京 | 绍兴 | 通辽 | 中卫 | 防城港 | 濮阳 | 鸡西 | 黄石 | 扬中 | 广安 | 滕州 | 随州 | 阜新 | 蓬莱 | 广西南宁 | 防城港 | 宁国 | 山西太原 | 抚顺 | 台南 | 株洲 | 锡林郭勒 | 曲靖 | 晋城 | 灵宝 | 扬州 | 蓬莱 | 吴忠 | 瑞安 | 如东 | 桐乡 | 海安 | 嘉峪关 | 保定 | 伊犁 | 琼中 | 桓台 | 潜江 | 和县 | 长葛 | 任丘 | 灌云 | 兴化 | 金昌 | 锦州 | 泗洪 | 嘉峪关 | 延边 | 云南昆明 | 广饶 | 珠海 | 辽宁沈阳 | 吕梁 | 枣庄 | 宁波 | 忻州 | 桂林 | 许昌 | 忻州 | 南平 | 东莞 | 玉溪 | 安徽合肥 | 宜宾 | 阿克苏 | 宣城 | 图木舒克 | 鄂尔多斯 | 定西 | 盘锦 | 新余 | 广安 | 五指山 | 红河 | 厦门 | 白山 | 渭南 | 日喀则 | 塔城 | 淮安 | 嘉峪关 | 孝感 | 常德 | 泗洪 | 新泰 | 新乡 | 宁国 | 临汾 | 荣成 | 桐乡 | 滁州 | 雅安 | 铁岭 | 义乌 | 芜湖 | 辽源 | 梅州 | 黔西南 | 如东 | 临汾 | 辽源 | 台南 | 楚雄 | 嘉善 | 乳山 | 高密 | 绵阳 | 大庆 | 郴州 | 昌吉 | 武夷山 | 舟山 | 海南 | 朔州 | 金坛 | 项城 | 肇庆 | 忻州 | 芜湖 | 扬中 | 泸州 | 章丘 | 葫芦岛 | 顺德 | 吕梁 | 德阳 | 吉林长春 | 玉林 | 泗阳 | 大庆 | 琼中 | 三河 | 张家界 | 海丰 | 宁波 | 义乌 | 呼伦贝尔 | 深圳 | 连云港 | 济南 | 朔州 | 塔城 | 烟台 | 五家渠 | 铜仁 | 惠州 | 台中 | 任丘 | 文昌 | 白山 | 东台 | 天水 | 临夏 | 甘南 | 承德 | 山西太原 | 三亚 | 杞县 | 镇江 | 漯河 | 邳州 | 朝阳 | 定西 | 海拉尔 | 宿迁 | 乌兰察布 | 河池 | 如皋 | 咸阳 | 四平 | 庄河 | 张北 | 库尔勒 | 塔城 | 池州 | 石狮 | 海拉尔 | 瑞安 | 鹤岗 | 宜昌 | 淄博 | 威海 | 韶关 | 东营 | 四川成都 | 宜昌 | 十堰 | 九江 | 娄底 | 丹东 | 哈密 | 长兴 | 荆州 | 昭通 | 天门 | 荣成 | 邯郸 | 内江 | 鹤壁 | 贺州 | 南通 | 赤峰 | 贺州 | 明港 | 任丘 | 淮北 | 广饶 | 德清 | 石狮 | 三门峡 | 灌云 | 灌云 | 灌南 | 中卫 | 鹤岗 | 邯郸 | 渭南 | 常州 | 吉安 | 金坛 | 建湖 | 阿坝 | 海拉尔 | 克拉玛依 | 吉林长春 | 海西 | 宝应县 | 张北 | 崇左 | 吉林 | 长葛 | 红河 | 永康 | 保亭 | 七台河 | 咸宁 | 九江 | 宜昌 | 仙桃 | 宿州 | 嘉善 | 宁国 | 南安 | 常德 | 六盘水 | 枣阳 | 新余 | 新疆乌鲁木齐 | 新余 | 三亚 | 邹平 | 天门 | 通化 | 汕头 | 郴州 | 周口 | 嘉兴 | 徐州 | 广饶 | 汝州 | 吐鲁番 | 甘肃兰州 | 嘉兴 | 安顺 | 芜湖 | 桐城 | 惠东 | 青海西宁 | 博罗 | 宝鸡 | 石狮 | 湘潭 | 昭通 | 张家口 | 扬州 | 福建福州 | 揭阳 | 巴音郭楞 | 济宁 | 孝感 | 博尔塔拉 | 抚顺 | 五指山 | 伊犁 | 渭南 | 余姚 | 崇左 | 保亭 | 阜阳 | 河源 | 迁安市 | 来宾 | 临夏 | 滁州 | 北海 | 滕州 | 河池 | 柳州 | 台中 | 资阳 | 湘西 | 万宁 | 大庆 | 金坛 | 晋城 | 保定 | 蓬莱 | 吉林长春 | 云南昆明 | 西双版纳 | 汝州 | 德清 | 新余 | 安岳 | 宿迁 | 顺德 | 东方 | 和县 | 慈溪 | 天水 | 汉中 | 毕节 | 江西南昌 | 三沙 | 嘉峪关 | 吉林长春 | 青州 | 万宁 | 汝州 | 忻州 | 惠州 | 博罗 | 三明 | 濮阳 | 宁国 | 诸城 | 甘南 | 五指山 | 临夏 | 临汾 | 临猗 | 龙口 | 宝鸡 | 台中 | 赤峰 | 大同 | 赵县 | 吉林长春 | 项城 | 聊城 | 山东青岛 | 佛山 | 象山 | 威海 | 临沂 | 赣州 | 阳春 | 东海 | 牡丹江 | 深圳 | 雅安 | 石河子 | 阿拉尔 | 安庆 | 青海西宁 | 神农架 | 五家渠 | 湖州 | 秦皇岛 | 巴中 | 萍乡 | 果洛 | 三亚 | 洛阳 | 东海 | 泰兴 | 库尔勒 | 包头 | 西藏拉萨 | 博尔塔拉 | 潍坊 | 襄阳 | 连云港 | 琼海 | 鄂尔多斯 | 甘南 | 高密 | 百色 | 包头 | 灌南 | 锦州 | 平凉 | 营口 | 明港 | 钦州 | 荣成 | 百色 | 克拉玛依 | 双鸭山 | 景德镇 | 延安 | 河南郑州 | 寿光 | 池州 | 临汾 | 五家渠 | 霍邱 | 克拉玛依 | 扬中 | 通化 | 阿拉尔 | 淮安 | 张家界 | 招远 | 泗阳 | 丽江 | 巴彦淖尔市 | 怒江 | 保定 | 松原 | 荆州 | 鄢陵 | 五指山 | 河源 | 莒县 | 防城港 | 兴安盟 | 河池 | 单县 | 海门 | 丹阳 | 鹰潭 | 朝阳 | 高雄 | 石河子 | 苍南 | 吐鲁番 | 哈密 | 淄博 | 延边 | 盘锦 | 巴彦淖尔市 | 嘉善 | 禹州 | 白银 | 郴州 | 甘肃兰州 | 铜仁 | 曲靖 | 云南昆明 | 随州 | 和县 | 广汉 | 云南昆明 | 石狮 | 巴音郭楞 | 丹阳 | 洛阳 | 三门峡 | 东台 | 龙岩 | 丽江 | 辽宁沈阳 | 澳门澳门 | 安阳 | 牡丹江 | 泸州 | 定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莆田 | 抚顺 | 顺德 | 衡阳 | 龙口 | 安庆 | 保定 | 来宾 | 泰兴 | 泸州 | 四平 | 海南 | 宿迁 | 灌南 | 铁岭 | 辽宁沈阳 | 荆州 | 台南 | 雅安 | 石狮 | 湘西 | 吐鲁番 | 长垣 | 澳门澳门 | 阿拉尔 | 溧阳 | 龙口 | 苍南 | 南安 | 阿勒泰 | 济宁 | 台州 | 岳阳 | 汉中 | 黑河 | 如皋 | 沭阳 | 邹平 | 山南 | 石狮 | 河源 | 云浮 | 石河子 | 瓦房店 | 灌南 | 黔南 | 燕郊 | 海门 | 承德 | 临汾 | 秦皇岛 | 湘西 | 遵义 | 临夏 | 河北石家庄 | 大理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嘉峪关 | 铜陵 | 吉林 | 东台 | 定西 | 清远 | 大理 | 鄢陵 | 怒江 | 松原 | 北海 | 阳春 | 广安 | 凉山 | 鸡西 | 宁国 | 鄂尔多斯 | 沛县 | 舟山 | 陵水 | 咸宁 | 桐城 | 黄山 | 广饶 | 安庆 | 温州 | 桐城 | 文山 | 任丘 | 厦门 | 陵水 | 运城 | 雅安 | 玉林 | 铜陵 | 鞍山 | 宁夏银川 | 玉林 | 瑞安 | 迪庆 | 韶关 | 崇左 | 甘孜 | 黄南 | 吐鲁番 | 台南 | 涿州 | 南安 | 库尔勒 | 新泰 | 东阳 | 吉林长春 | 晋城 | 自贡 | 新乡 | 日喀则 | 晋江 | 德阳 | 海西 | 雅安 | 乌海 | 三明 | 萍乡 | 驻马店 | 眉山 | 包头 | 丽江 | 北海 | 南京 | 宜宾 | 济源 | 大连 | 余姚 | 宿迁 | 株洲 | 长兴 | 启东 | 贺州 | 驻马店 | 海南海口 | 丽水 | 信阳 | 广州 | 固原 | 鹤岗 | 乳山 | 玉树 | 海南 | 七台河 | 浙江杭州 | 贵港 | 山南 | 沭阳 | 禹州 | 保定 | 阳泉 | 和县 | 九江 | 百色 | 莆田 | 儋州 | 金华 | 延安 | 芜湖 | 伊犁 | 阜阳 | 巢湖 | 潜江 | 金坛 | 吉林 | 博罗 | 鸡西 | 漳州 | 燕郊 | 防城港 | 池州 | 玉环 | 吉林 | 宜宾 | 阿拉尔 | 塔城 | 河北石家庄 | 乳山 | 德清 | 怀化 | 阿勒泰 | 渭南 | 玉溪 | 琼中 | 鄂尔多斯 | 景德镇 | 抚州 | 衡阳 | 泰安 | 萍乡 | 仙桃 | 怒江 | 广饶 | 巴彦淖尔市 | 石河子 | 果洛 | 辽阳 | 秦皇岛 | 台山 | 扬州 | 武安 | 六安 | 酒泉 | 汕头 | 晋城 | 钦州 | 阿勒泰 | 乐平 | 招远 | 黄冈 | 鄂尔多斯 | 潜江 | 阿里 | 广州 | 明港 | 巴中 | 阜新 | 贺州 | 日照 | 清远 | 迪庆 | 天水 | 锡林郭勒 | 平潭 | 伊犁 | 单县 | 武安 | 上饶 | 阿拉尔 | 玉树 | 五家渠 | 石狮 | 曹县 | 吉林长春 | 汉川 | 邢台 | 肇庆 | 五家渠 | 邹城 | 扬中 | 阿勒泰 | 东阳 | 新泰 | 大同 | 四平 | 枣庄 | 德阳 | 东海 | 大连 | 张北 | 新泰 | 汕头 | 怀化 | 舟山 | 崇左 | 自贡 | 乐山 | 巴彦淖尔市 | 晋江 | 承德 | 庆阳 | 澳门澳门 | 台南 | 昭通 | 平潭 | 淮安 | 锡林郭勒 | 宁国 | 乌海 | 金昌 | 安徽合肥 | 鹤岗 | 长治 | 丽水 | 淮安 | 招远 | 阿里 | 怒江 | 锦州 | 潮州 | 东台 | 单县 | 绥化 | 固原 | 定西 | 酒泉 | 慈溪 | 九江 | 桐乡 | 博罗 | 定安 | 南安 | 龙岩 | 黄南 | 邯郸 | 屯昌 | 三亚 | 桐乡 | 安阳 | 甘南 | 唐山 | 石狮 | 武威 | 安阳 | 德宏 | 德州 | 温岭 | 鹰潭 | 蚌埠 | 仁怀 | 乐平 | 莱芜 | 海西 | 图木舒克 | 巢湖 | 长垣 | 西藏拉萨 | 广安 | 周口 | 文山 | 玉溪 | 无锡 | 衡水 | 娄底 | 肥城 | 龙口 | 库尔勒 | 莱芜 | 随州 | 西藏拉萨 | 新泰 | 平凉 | 台北 | 诸城 | 那曲 | 泸州 | 陇南 | 濮阳 | 滕州 | 儋州 | 延边 | 邵阳 | 茂名 | 湘潭 | 潍坊 | 邳州 | 中卫 | 馆陶 | 沛县 | 海拉尔 | 海东 | 南阳 | 商丘 | 驻马店 | 德宏 | 山东青岛 | 馆陶 | 聊城 | 金昌 | 山西太原 | 包头 | 三明 | 宁德 | 萍乡 | 鄢陵 | 江西南昌 | 宝应县 | 商丘 | 宁波 | 嘉善 | 台南 | 汉中 | 来宾 | 三亚 | 巴中 | 晋江 | 德清 | 兴安盟 | 苍南 | 曲靖 | 广汉 | 枣庄 | 江苏苏州 | 新余 | 自贡 | 沛县 | 温岭 | 泗洪 | 四川成都 | 泸州 | 陵水 | 大庆 | 淮安 | 佳木斯 | 河南郑州 | 荆门 | 梅州 | 吉林 | 恩施 | 德阳 | 项城 | 固原 | 陕西西安 | 西双版纳 | 常德 | 白山 | 定州 | 高雄 | 齐齐哈尔 | 大理 | 晋城 | 沧州 | 通辽 | 泗阳 | 贵州贵阳 | 绵阳 | 诸城 | 永新 | 公主岭 | 巢湖 | 克孜勒苏 | 平凉 | 大丰 | 朔州 | 台中 | 商丘 | 平凉 | 定州 | 嘉峪关 | 黔南 | 鹤壁 | 临沧 | 秦皇岛 | 三明 | 阿拉尔 | 高密 | 陕西西安 | 德清 | 东阳 | 广汉 | 牡丹江 | 雅安 | 阜阳 | 贵州贵阳 | 本溪 | 琼中 | 喀什 | 徐州 | 安徽合肥 | 浙江杭州 | 承德 | 乌海 | 乐平 | 滁州 | 松原 | 灌南 | 五指山 | 德宏 | 武夷山 | 文山 | 甘南 | 许昌 | 甘肃兰州 | 临汾 | 云浮 | 内江 | 咸阳 | 鸡西 | 偃师 | 荆州 | 乐山 | 新沂 | 许昌 | 滨州 | 眉山 | 湖州 | 云南昆明 | 开封 | 日土 | 大庆 | 澳门澳门 | 楚雄 | 丹阳 | 三沙 | 东阳 | 无锡 | 屯昌 | 临汾 | 汉中 | 台山 | 伊犁 | 诸暨 | 德阳 | 大庆 | 鄂尔多斯 | 汉中 | 启东 | 乐清 | 秦皇岛 | 清远 | 顺德 | 东莞 | 滕州 | 钦州 | 株洲 | 黑龙江哈尔滨 | 金昌 | 茂名 | 武夷山 | 台州 | 义乌 | 怀化 | 台北 | 沧州 | 桓台 | 吴忠 | 漯河 | 五家渠 | 安徽合肥 | 温州 | 承德 | 秦皇岛 | 瑞安 | 三沙 | 湖北武汉 | 鄢陵 | 潜江 | 襄阳 | 河北石家庄 | 蚌埠 | 淮安 | 开封 | 襄阳 | 那曲 | 荆州 | 衢州 | 福建福州 | 安阳 | 灌南 | 四川成都 | 乐清 | 宜春 | 汝州 | 黄石 | 屯昌 | 商丘 | 湘潭 | 娄底 | 宣城 | 保山 | 嘉善 | 昆山 | 宝鸡 | 白沙 | 驻马店 | 顺德 | 宜都 | 荆门 | 泉州 | 东莞 | 商丘 | 运城 | 黄南 | 衢州 | 永康 | 雅安 | 白山 | 萍乡 | 三沙 | 安顺 | 项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