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长篇连载 > 正文
            吕成运:人间救药(二)         ★★★ 【字体:
          吕成运:人间救药(二)
          作者:吕成运    长篇连载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835    更新时间:2013/10/25    

          人间救药(二)

          吕成运

          第二章   棋逢对手(1

          高速公路上。

          急速行驶的“蓝鸟”轿车,满载着卡拉尔的想入非非,一往直前。

          高速度的节奏感――把卡拉尔神智中的邪念和超一流的欲望,提高升华了。他以男人独有的“审女观”,眯细着朦胧醉眼,借着尼古丁催发出来的一部分兴奋,继继的玩味品赏着坐在他身旁的女人――全神贯注地驾驶着“蓝鸟”的佳曼。

          佳曼此时,似乎丝毫没有觉察卡拉尔在注视她的、火辣辣的两束目光。她用一付高昂得旁若无人的神态,一面注视着前方,一面非常熟练频频操纵着小巧的方向盘。她心中明白,时速二百二十英里,这可不是玩的,稍有不慎,路旁的沟壑,将是她手中汽车的天然坟墓,他们也成了毫无意义的殉品。

          对于卡拉尔色迷迷的眼光,佳曼越是不卑不亢的无动于衷,越是等于对他自作多情的吊胃口,是一种不动声色地挑逗,对他更有神秘感和超强磁力。渐渐的,好色心取代了他的醉心。他根本不关心车速、道路、方向――只有甜美的女性,才是他心中念念不忘的“方向盘”。他随时皆有操纵这种“方向盘”的热念和嗜好。他荷尔蒙充足的身体,犹如一件久兴不衰娱乐器具。

          想着……

          看着……

          神魂飘驰的卡拉尔丢掉了第三个烟蒂,终于难以自持了。他将经常弹吉它的手,递进到佳曼无法防护的胸脯上,象弹弦一样频频拨动着。他一直认为,女人的胸怀,虽各自在同小异,但也各有风骚――他是多次出入情场才磨练出这种美妙的辨别力!

          佳曼觉得不舒服起来。她尤其怕因此而走神,这将成为:因小失大的憾事!

          “卡拉尔先生,您不认为自己,太性急了吗?”喜怒无常的她,用柔和的荡然之音和比声音还柔和的手,慢而有力的阻止他的手,由“高音”弹向“低音”的变奏动作。

          “您这么迷人――而我已尽了最大的忍耐啊!彼癫恢艿厮胆D―并嘻皮笑脸的就势彻底解放了眼皮。他对女人从来就是开门见山,进行强占强攻;偶尔也巧取豪夺。

          他看着她依然木然的脸,心中惘然地思考起来……

          她……能被征服吗?

          这是个神秘的女人啊――容貌如水、肌肤如火、感情如冰……

          “哈哈……”她笑了起来,笑中隐蓄着讥讽――或暗示!案烧庵质虑,不会选择时间、地点是可悲的。这样强行硬索,会使您本来胜券在握的手,去无可奈何地强摘那不甜的苦瓜!

          “嘿嘿……”他也笑了――笑得勉强,笑得尴尬,笑得言不由衷!澳烧婊岜扔,看来……不是情场的犊儿!

          “过奖了!彼廊徊欢运颇恳还!案商毓ふ庖恍械呐,主要的一门功课,就是对付形形式式的男人――而这正是我最优秀的一门功课。在‘间谍大学’深造时,连色情教官都说我是对她最有威胁的学生!

          “啊,我……”卡拉尔怎么再自我表露呢?尽管他从第一次床第之作,就勿勿抛去廉耻心,但在这位身旁的“大巫”面前,此时却欲言无词了。

          “亲爱的卡拉尔”佳曼卖足了味,这才对他露情地移目顾盼一眼!拔颐窃谝黄鸬氖奔,长着啦!

          卡拉尔觉得她一闪即移的目光,不光射到他的眼中,而且射进他的心里。他象一口气喝干了可口可乐,嘴里香喷喷、甜津津的,心里热烘烘、暖洋洋的,似乎她那感情洋溢的目光,足以抵得上一具女人的火热肉体,温着他的心,炙着他的身体……

          佳曼此时虽双目紧盯前方,感情已和方向盘一样――都调整好了方向!

          “亲爱的卡拉尔,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两只生死不单的天鹅,恩爱夫妻皆没有我们更互依互赖。这正如间谍教材上所讲的,男女特工的搭挡关系,应该亲密无间得胜过母亲和儿女;胜过兄弟或姊妹;胜过丈夫和妻子――甚至胜过世界上人类的任何关系!这一点,您懂吗?”

          “懂……我懂!”尽管他似懂非懂这关系论大纲,可他还是忙不迭口地回答。他一直是个土气十足的专业杀手,间谍学校的大雅之门,他无幸登堂入室,间谍教科书,他更懒得翻阅,就是让他解释一下“间谍”这两个字,他也不一定合谱。

          “看来――她属于我了……”他又开始随着“蓝鸟”的速度,想入非非……

          “到海滨了。我们下车去休息一会吧。顺便再让肚子补充一些东西吧!奔崖蚨狭怂泄亍敖褚谷绾巍钡腻谙,把汽车开进了海滨停车场。

          “啊——”下了汽车的卡拉尔,揉了揉在阳光下眩晕的眼睛,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又伸了几个体操动作般的懒腰。

          “走吧。虽你酒气未全消,肚子也可能不饿,但还是得吃一点吧,下一顿,可能是在空中进餐了!

          他们找了家便餐馆,坐了下来。虽说是便餐馆,可美酒佳肴,招待国王也不会逊色。佳曼亲自过目菜单,挑了几样名菜。

          卡拉尔虽腹中余食尚存,但吃将起来,仍是狼姿虎态,风卷残云。他扫荡了几碟禽、兽类的荤菜,喝了几罐强力啤酒。吃喝时,他还并没有忘记对佳曼大献殷勤,挤眉弄眼。

          面对他粗鄙和放肆,她并没有逸情浩荡、心神纷乱。她一面文质彬彬地细品慢嚼,一面天真烂漫得象小女孩似地四处乱瞅乱望。偶尔之中,抽回顾睱不及的目光,含情地扫了他几眼,发出微微一笑。

          她这种昂贵得象公主般的不可一视的姿态,更能触动和逗起男子心意滂沱,联想翩翩。

          “走吧。我们也去洗个舒舒服服的海水澡吧!备粘酝旰茸,卡拉尔就提议出下一个方案。同时心里暗暗在想:当她穿上比基尼时……

          “我可千万不要发慌!”此刻,他的心声真像一句“朦胧诗”。

          “慌什么呀!彼幻媛痪牡匦τ,一面将揩过嘴巴的餐纸,轻盈盈地揉到他的腮上!澳憧茨,真象个没成熟的男孩,一嘴油渍,也不怕旁旁人笑话!北咚祷盎贡叻⒊龀猿缘睦诵。

          卡拉尔被她细嫩的手和滑腻餐纸揉得受宠若惊了,心中澎湃得不亚于像受勋于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

           “走吧!”她扔掉浸着两个人油渍的餐纸,迈腿跨步,留下在原地发呆回味的卡拉尔。他似乎更呆了……

          第二章  棋逢对手(2

          等卡拉尔幡然醒悟时,她走了——她已轻盈地荡出了馆厅的凯旋门。他忙拔腿跟了出去。

          他追上了她。他们终于象一对久恋不分的情侣,走向海滩,走进人海之中。

          广阔的海滩上,人海比大海更澎湃;独、愉快、喧嚷和忘乎所以的男男女女,正在享受人间最美的三种沐浴――日光浴、海水浴——还有目光;特别是第三种——往往会给人们的身心増添骄傲和自信。

          波涛汹涌的海滩,到处听到浪声笑语,遍地可见手舞足蹈。特别是那些颜老身衰的中老年男子和一些越过更年期的妇女,此时此刻在此,似乎重新找回了已和他们阔别多日的青春。在这大海的鼓动下,老男比老妇更加春心冉冉升起,他们一面心旷神怡地在海浪的烘托下,纵横余情极尽放荡,一面用不减当年的火辣辣目光,去捕捉、去**那东一群、西一伙的浪浪漫漫、正值豆蔻年华的、身着比基尼的女孩子。

          那些处女身段显著的姑娘们,人人衣着点点,个个心花飘然,在大海的怀抱里,一个个犹如登上枝头的小鸟,叽叽喳喳,笑笑哈哈,步摇步晃。大海渐渐遮掩了她们修长的、玉柱般的腿、浑圆的腰臀……只留出她们的迷人的面孔和比面孔更迷人的面孔下面的部分……

          在海浪这不定形的屏障里,卡拉尔从佳曼身上得到想往的一部分满足。他那不规矩的手,伴随着海浪,在她鼓敦敦的胸脯上厮磨抚拂,从中领谛她与众不同的肉感和弹性。在他小有满足的同时,又感觉出一种遗憾――她怎么选择大海这个鬼地方,如果不是这儿千人万眼,不是这阳光昭著,那他――不就可以在她身上的各个部分,任其自选了嘛!她――已经对他开了绿灯啊……

          他们俩从浪里钻出,步行到沙滩上。此时,佳曼脸色,经过海水的浸泡冲涮,更显得如脂如玉。她的身体――线条尽显,无处不匀,无处不散发出诱惑卡拉尔增性增欲的韵味。

          她选择一处游人稀少的沙滩,先坐了下来。他正挨着她弯腰欲坐时,她抢着开了腔。

          “亲爱的卡拉尔,您不感到口渴吗?”

          “我……”他悟了一下!斑,是口渴,渴极了。我去购点饮料来吧!彼睦锶丛谙耄杭,为了讨一点小便宜,快变成跟班的了。

          “你可要快去快来,省得让我寂寞!彼炖镎饷此,心里却希望他最好是快去慢来,她好松驰一下被海浪和人工,揉得胀乎乎的十分难受的胸脯。

          他象个受命的士兵――匆匆地走了。

          她猛呼猛吸了几口含着咸味的空气,用放弃特殊身份的目光,开始打量周围的一切,细细地欣赏着周围的景、物、人……

          这儿的人们,有躺有卧在沙滩上。卧着的双手划弄着细如菜籽般的沙砾。一些仰在浅海处的姑娘们,则让海浪、间歇性的海浪,反复冲越过她们有弹性的胸脯――在这水浪的抚拂下,她们喜笑颜开,忘乎所以……

          千姿百态的人们――人们千姿百态,暴露在这大自然的光圈之中,充分享受大自然惠于的乐趣。

          此时。另一处。与主题有关的一处。

          海滨帐蓬里那个“密会”已经结束了。托马斯又将一个紧急任务布置给波特和凯蒂之后,就和海伦,匆匆回归大本营去了。

          当这豪华的帐蓬里只剩下波特和凯蒂时,波特借着酒气说:“凯蒂,离紧急行动时间还有一会,那个‘第三者’已被监视,我们何不乐他一番呢!

          凯蒂自然明白“乐”之藏而不露之意。

          “乐观乐观,还不是小意思么。随兴即可。但你得去让大?ヒ簧沓艉,这样我才心甘情愿让你在我身上登峰造极的行乐!

          “好吧!辈ㄌ剽筲蟛豢斓乃。又盯了几眼凯蒂的“迷人峰”,才身负千斤般地走了出去。

          在帷幕里蹲得久了,阳光下的天地,真叫波特头昏目眩。但真正使他头昏目眩的,并非是那强烈的日光,也不是浪涛连天接地大海,而是那一群群如火如荼的女人。那些与艳阳分庭抗礼的彩色斑斓的遮阳伞,及伞下群聚的白皮白肉的女性,使他目不应暇,神魄纷乱……

          此时,波特是怎么想的呢?如果有一架意识测定仪,通过他脑电波发出的意识信号,就可以知道他一面慢步慢行,一面这么有趣地遐想:凯蒂,你这个鬼婊子,非摆布我出来海浴一番,就怕经过冲击,我思想女人的胃口就会大减。那冰冷的,苦涩的海水,将会浇灭我心中的欲火――看来,凯蒂肯定是心中不情于我,故意让我到这苦海中退火减欲……哼!她心中只有托马斯……我最好能在这海边,寻觅一位比她更美的姑娘,带进帐蓬里,让她醋性大发—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痛改前非,对我波特另眼青睐……

          想什么――就有什么!

          就在波特生此邪念后,果断被他鹰一般的猎色目光,扫瞄到一位比太阳更耀眼的女人――而且是位孤独者――不知是天赐良机还是天赐良色——还是天赐艳祸?

          波特急忙跨了几大步,走近他捕获到的目标,站到“她”一侧。细细地打量起来。

          “啊――”他在心中惊呼起来!

          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人间美人,是上帝最杰出的产品!她的脸皮与浑身的肌肤,浑然一色――皆玉白无瑕,在阳光下,尤其晶莹夺目,在她身上,充分体现出人体与雕塑的结合艺术。她面孔十分匀称,尖尖的下巴流线对称,小小的朱唇自然红润,细细的叶眉,龙骨凸著的小鼻梁――这一切无可挑剔的美态,使波特越看越爱,越加动心不已。

          但她并非是完美无缺――唯一的女性缺陷是――木然无情,冷傲如冰。竟然在波特如火如荼的目光久久观注之下,不惊不动,静容如止水,态固如冰雕……

          波特暗忖:她这么冷气横秋,看来是女性的高傲在心中作梗作怪――但这算不了什么,我马上就可以用我的雄风刚气征服她的低温。不用征服,唾手可得的女人是毫无滋味――还有的甚至会倒胃口。

          波特天生两付僻好――喜欢骑光背的野马和喜爱辣味甚浓的女人;而此时他眼中所定格的女人,正是具有辣味――而且辣味颇足。

          波特到了她身边,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并非善意也并非恶意地搭讪着说:“等人吗?我的宝贝。我有一个挺讨女人喜欢的名字――波特!

          这位女人,不介绍读者也会明白。此时,她――佳曼不得不从浪花里收回久撒未收的目光,睥睨着波特,同时拟定腹稿,考虑怎么回话。来言不复,将是大失风度和大失上等女士的体面。

          “您猜对了。在等我的情人!被耙糁,满含风骚和性的挑逗!案盟赖,怎么还不来。我可真等急了!

          “怎么,等急了吗?”他迫不急待的毛遂自荐道:“我来救您之急,不算是滥竽充数吧!

          “您……”她望望他体操健将般的身材!翱墒恰彼坪跤心衙髦。

          “可是什么?讲条件吗?我可是大方人――而且颇有些财富。虽未主宰世界,却能主宰钱财。凡是能使我销魂的女人,都可以随心所欲的漫天要价,您先开个价吧!

          “哈哈哈……”她轻蔑地大笑起来。

          “怎么……”他被放声之笑弄得尴尬起来。他生平,在很多场合中嘲弄别人,很少受到嘲弄。

          “您今天算走眼了!贝笮χ,她正色地说:“您以为我挺喜欢钱?挺需要钱吗?错!先生,您大错特错了!”

          “小姐,您喜欢什么――不妨考验考验我的能力和对您容貌的忠心!

          佳曼这时,看到远远走来的卡拉尔,她连忙结束兜圈子,改变话题道:“我的情人马上就到了,我们互相消遣该结束了。您如果不想惹事,趁早躲开。他是个粗暴的醋罐子,他会扭断您美丽的脖子!

          “你说什么?哈哈哈……天大的笑话。就是来个泰森,我也不至于吓得躲开。如果您的情人彬彬有礼,我倒可以忍气吞声地离开这儿,如果……”他不怀好意地冷笑起来。

          这时,提着一网兜饮料的卡拉尔,已走到他们身旁,站了下来。他见佳曼和一位陌生的男人说话,忙对波特打量一番。

          “这是什么人?你的熟人吗?”卡拉尔口气不逊地说。

          佳曼笑着回答:“不!是位可笑的陌生人,自称见了泰森也不逊让的堂堂男子汉。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吧。省得在这儿有煞风景!彼底,站起身来。

          波特也站了起来,阴测测的对不知进退的卡拉尔说:“喂,朋友,您的艳福,谁见了都会眼红的――何况我;一个以色为命的流浪汉。朋友,可以借光吗?”他一面说着,一用用刀子似的目光,在卡拉尔脸上荡来荡去。此刻,他惯有的“雄鸡”作风,被腹中的酒气、对凯蒂的怨气和对佳曼的性冲动等因素,完全诱发出来了。

          面对不讲礼貌的挑衅,杀手出身的卡拉尔是可忍孰不可忍。波特这种咄咄逼人的狂妄之态,要是在三年前,他立即掏出刀子,让波特留下终身不灭的记号;但他现在的肚量,随着少校身份扩大了许多。他不动声色的收回眼中的锋芒,取出两个易拉罐可乐,先递给佳曼一个,然后掂了掂手中的一个,对着还不想走开的波特平静地开了腔。

          “朋友,来一个压压您的心火吧,八成是喝多了!被耙粢宦洙D―

          说时迟——出手快!

          卡拉尔手中的可乐,闪电般的飞向波特的面部。

          情况之突然,速度之快而距离之短――的确是先下手为强!如果波特被易拉罐掷中,将脸上生花,终身男性魅力大减。

          波特面对猝险,心中冷静,面上慌而不乱分寸。他身体敏捷后仰,双手从脑后居然接住了飞越过头的易拉罐。

          “谢谢馈赠。我的手球技术还不赖吧;簧媳鹑,休想接住阁下高明的发球!辈ㄌ厝粑奁涫碌乩蘅,慢慢喝起了可乐。喝的同时,眼光并没离开卡拉尔。

          卡拉尔看呆了――招待了别人,自己却忘了开一罐可乐――在他经历的十余载杀手生涯中,从未遇到这样身手如此敏捷的人。刚才虽未使足力量,抛出物的速度也足可以用秒分数来计速。对方不可思议地接住了……

          而身体纤细的佳曼,见此一组特写镜头的表演,却毫无惊色。她一面徐咽可乐,一面动用脑袋里的软件,审度着这位怪客的来历和用心。从对方高超的武功来看,绝非是偶然邂逅而至,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必须认真对待此事的变局……

          波特喝光了可乐,将手中的金属易拉罐,象孩童揉泥巴那样,在两只手心里搓来揉去,搓成一个比弹丸小球。他用手指捏着“球”说:“来而不往非礼也。阁下若接住了我的发球,技胜我一筹。如果接不住但躲得了,咱位算一比一平局?春昧,我也对准你的头――”

          波特出手的“球”,带着利器的呼啸声,流星一般,直射卡拉尔的面门。

          这时,波特和卡拉尔,近在咫尺!

          卡拉尔根本没有接“球”的想法,他只是根据波特的出手方向,来决定身体运动方向。他向足球守门员扑球那迅速――但反其意用之,身体避开飞来之“球”,向一侧迅速扑倒。

          未击中卡拉尔的金属球,带着强有力的惯性,挟着呼啸声,继续向前射去――

          (编辑:唐金鑫)

          长篇连载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 上一篇长篇连载:

        3. 下一篇长篇连载:
        4.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吕成运:人杰千古豪
          孙希贵:西楼月(一)
          李洁冰 李雪冰:刑警马车(二…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相裕亭:盐河人家(二)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二…
          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一…
          相裕亭:盐河人家(一)
          吕成运:人间救药(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

        5.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全球彩票全球彩票网址 吉林 | 海东 | 神木 | 葫芦岛 | 赣州 | 运城 | 高雄 | 莱芜 | 石嘴山 | 梅州 | 嘉峪关 | 泸州 | 寿光 | 丹阳 | 阿拉善盟 | 绵阳 | 芜湖 | 铜仁 | 朔州 | 马鞍山 | 西藏拉萨 | 榆林 | 杞县 | 贵州贵阳 | 新乡 | 临沧 | 兴安盟 | 晋城 | 无锡 | 佳木斯 | 遵义 | 兴安盟 | 乌海 | 三沙 | 嘉峪关 | 浙江杭州 | 那曲 | 沛县 | 汕尾 | 上饶 | 三门峡 | 吐鲁番 | 唐山 | 吉林 | 沧州 | 四川成都 | 莒县 | 新余 | 三门峡 | 宣城 | 十堰 | 单县 | 如东 | 屯昌 | 雅安 | 正定 | 海西 | 株洲 | 台中 | 东阳 | 漳州 | 通辽 | 丽水 | 四川成都 | 眉山 | 甘南 | 唐山 | 崇左 | 福建福州 | 台湾台湾 | 霍邱 | 济南 | 顺德 | 佛山 | 韶关 | 新沂 | 贵港 | 大连 | 滨州 | 东营 | 承德 | 宣城 | 黄山 | 香港香港 | 玉溪 | 涿州 | 常德 | 张家界 | 霍邱 | 三明 | 台湾台湾 | 武安 | 桂林 | 阿拉尔 | 娄底 | 蓬莱 | 澄迈 | 神农架 | 固原 | 聊城 | 曹县 | 恩施 | 白沙 | 临沂 | 五家渠 | 钦州 | 山西太原 | 安庆 | 济宁 | 万宁 | 昭通 | 郴州 | 鹤壁 | 大丰 | 新疆乌鲁木齐 | 南安 | 文山 | 白银 | 德阳 | 咸阳 | 韶关 | 大同 | 吐鲁番 | 商洛 | 中卫 | 清远 | 保定 | 文昌 | 马鞍山 | 双鸭山 | 台北 | 克拉玛依 | 黔西南 | 乐平 | 朔州 | 渭南 | 固原 | 桐乡 | 漯河 | 鹤壁 | 乐山 | 明港 | 天门 | 大庆 | 莒县 | 慈溪 | 张北 | 延安 | 东方 | 台湾台湾 | 三河 | 扬中 | 兴安盟 | 咸阳 | 任丘 | 毕节 | 泉州 | 商丘 | 包头 | 吐鲁番 | 大兴安岭 | 张家口 | 林芝 | 荣成 | 兴安盟 | 云南昆明 | 惠东 | 武夷山 | 克孜勒苏 | 招远 | 昌吉 | 象山 | 阳春 | 扬中 | 蓬莱 | 陵水 | 临夏 | 常州 | 义乌 | 灌南 | 南充 | 克孜勒苏 | 宿迁 | 大连 | 改则 | 河源 | 衡水 | 延边 | 湛江 | 伊犁 | 绍兴 | 惠东 | 张家口 | 石嘴山 | 牡丹江 | 吕梁 | 贵州贵阳 | 简阳 | 漯河 | 瓦房店 | 廊坊 | 瑞安 | 济南 | 阿拉尔 | 忻州 | 咸阳 | 鄢陵 | 日照 | 广西南宁 | 鸡西 | 铜川 | 牡丹江 | 阿里 | 荆门 | 和县 | 鄢陵 | 朝阳 | 鹤岗 | 临海 | 四川成都 | 安阳 | 仁怀 | 聊城 | 宁波 | 义乌 | 陵水 | 金昌 | 眉山 | 平凉 | 济南 | 伊春 | 昆山 | 嘉兴 | 辽宁沈阳 | 恩施 | 浙江杭州 | 大理 | 崇左 | 渭南 | 郴州 | 宜昌 | 丹东 | 株洲 | 瑞安 | 澳门澳门 | 泰兴 | 阿拉善盟 | 邵阳 | 乌海 | 佳木斯 | 芜湖 | 阿克苏 | 温岭 | 桐乡 | 澄迈 | 运城 | 广饶 | 绍兴 | 汕头 | 那曲 | 伊犁 | 山南 | 巴彦淖尔市 | 保山 | 靖江 | 儋州 | 遵义 | 秦皇岛 | 中卫 | 德清 | 南阳 | 海北 | 威海 | 基隆 | 山南 | 南平 | 宝鸡 | 黄石 | 锡林郭勒 | 酒泉 | 湘西 | 日照 | 钦州 | 绍兴 | 滨州 | 锡林郭勒 | 忻州 | 丽江 | 海北 | 余姚 | 遂宁 | 黔东南 | 龙口 | 烟台 | 陇南 | 广汉 | 海拉尔 | 果洛 | 改则 | 锦州 | 焦作 | 保定 | 乐清 | 无锡 | 日土 | 朝阳 | 包头 | 灌南 | 商洛 | 南平 | 湖州 | 无锡 | 安岳 | 台州 | 泸州 | 德阳 | 灌南 | 保定 | 雄安新区 | 商洛 | 泰州 | 高雄 | 广汉 | 秦皇岛 | 东方 | 呼伦贝尔 | 台湾台湾 | 临沧 | 嘉峪关 | 沧州 | 吐鲁番 | 咸宁 | 库尔勒 | 临沂 | 潜江 | 无锡 | 景德镇 | 兴化 | 平潭 | 广安 | 赣州 | 海拉尔 | 山南 | 霍邱 | 濮阳 | 阿拉尔 | 昆山 | 鹰潭 | 定州 | 广安 | 周口 | 潍坊 | 烟台 | 惠东 | 舟山 | 恩施 | 眉山 | 枣庄 | 贺州 | 萍乡 | 克拉玛依 | 阿拉尔 | 百色 | 包头 | 咸阳 | 赤峰 | 灌南 | 衡阳 | 台州 | 文昌 | 广州 | 安徽合肥 | 荣成 | 阿拉善盟 | 台中 | 石狮 | 六盘水 | 济宁 | 黑河 | 宜都 | 大连 | 神农架 | 黄山 | 台中 | 丹东 | 湘潭 | 安阳 | 阿里 | 五家渠 | 扬州 | 岳阳 | 岳阳 | 三亚 | 广西南宁 | 黑河 | 海西 | 淮安 | 固原 | 巢湖 | 高雄 | 揭阳 | 大兴安岭 | 黄石 | 长垣 | 大兴安岭 | 泸州 | 吉林 | 仁怀 | 南充 | 顺德 | 邳州 | 澳门澳门 | 乌海 | 吐鲁番 | 驻马店 | 铁岭 | 包头 | 灵宝 | 迪庆 | 海宁 | 黑河 | 永州 | 潜江 | 儋州 | 南安 | 德州 | 吉安 | 丽江 | 金昌 | 济南 | 本溪 | 淮安 | 辽阳 | 咸宁 | 济宁 | 雄安新区 | 洛阳 | 瑞安 | 佛山 | 德清 | 昭通 | 白山 | 吴忠 | 泰安 | 新泰 | 周口 | 图木舒克 | 金华 | 娄底 | 徐州 | 遂宁 | 马鞍山 | 台北 | 柳州 | 包头 | 扬州 | 黔东南 | 中山 | 铜川 | 滕州 | 临沧 | 三沙 | 枣阳 | 诸城 | 伊春 | 山南 | 包头 | 信阳 | 本溪 | 安徽合肥 | 日照 | 广元 | 阳江 | 晋中 | 滕州 | 宁国 | 大同 | 招远 | 遂宁 | 嘉峪关 | 高密 | 赵县 | 随州 | 常州 | 青海西宁 | 松原 | 孝感 | 山南 | 渭南 | 和县 | 锦州 | 库尔勒 | 扬州 | 明港 | 石嘴山 | 广西南宁 | 营口 | 玉环 | 黔南 | 郴州 | 沧州 | 定安 | 绵阳 | 宜宾 | 儋州 | 济南 | 宁夏银川 | 乐山 | 海西 | 新泰 | 遂宁 | 诸城 | 顺德 | 鹰潭 | 西藏拉萨 | 南京 | 南京 | 台山 | 兴化 | 新泰 | 黔西南 | 中山 | 商丘 | 鞍山 | 达州 | 南安 | 玉环 | 张家口 | 金昌 | 泉州 | 凉山 | 安庆 | 晋城 | 兴化 | 馆陶 | 常德 | 咸宁 | 塔城 | 克拉玛依 | 鹤壁 | 信阳 | 海丰 | 辽宁沈阳 | 咸宁 | 台北 | 开封 | 运城 | 澳门澳门 | 钦州 | 乌兰察布 | 枣阳 | 库尔勒 | 海安 | 迪庆 | 中卫 | 岳阳 | 黄石 | 忻州 | 晋江 | 广安 | 苍南 | 临汾 | 嘉兴 | 景德镇 | 肇庆 | 曲靖 | 梧州 | 台南 | 东营 | 公主岭 | 湛江 | 禹州 | 莆田 | 淄博 | 海南海口 | 如皋 | 温岭 | 保亭 | 万宁 | 鄂州 | 长垣 | 九江 | 揭阳 | 昌吉 | 淮北 | 晋江 | 乐清 | 迁安市 | 玉环 | 如东 | 博罗 | 项城 | 东莞 | 本溪 | 四平 | 安吉 | 怀化 | 海拉尔 | 汝州 | 琼海 | 泗阳 | 巴音郭楞 | 乌海 | 甘南 | 汕尾 | 运城 | 通辽 | 伊犁 | 霍邱 | 晋城 | 阿拉尔 | 晋江 | 任丘 | 邵阳 | 鄂州 | 东营 | 慈溪 | 黑龙江哈尔滨 | 汕尾 | 信阳 | 洛阳 | 顺德 | 怒江 | 白沙 | 庆阳 | 东营 | 阿克苏 | 招远 | 柳州 | 伊犁 | 梧州 | 滨州 | 锡林郭勒 | 昌吉 | 玉树 | 滨州 | 灌云 | 上饶 | 吴忠 | 宣城 | 铜川 | 基隆 | 海门 | 图木舒克 | 周口 | 惠东 | 芜湖 | 铁岭 | 广元 | 阿拉尔 | 西双版纳 | 恩施 | 马鞍山 | 齐齐哈尔 | 洛阳 | 桂林 | 象山 | 厦门 | 陇南 | 日照 | 邳州 | 安岳 | 巴彦淖尔市 | 屯昌 | 塔城 | 铜川 | 毕节 | 张掖 | 海南海口 | 白山 | 玉溪 | 台山 | 建湖 | 迪庆 | 河源 | 泰安 | 阜阳 | 肥城 | 攀枝花 | 泗洪 | 石嘴山 | 惠州 | 广元 | 黄南 | 宜都 | 上饶 | 滁州 | 仙桃 | 文山 | 池州 | 南阳 | 常德 | 余姚 | 攀枝花 | 阳春 | 宜昌 | 阿克苏 | 淄博 | 昭通 | 如皋 | 双鸭山 | 红河 | 贵州贵阳 | 绵阳 | 大庆 | 咸宁 | 三门峡 | 龙口 | 库尔勒 | 白沙 | 金昌 | 阿拉善盟 | 茂名 | 平潭 | 承德 | 资阳 | 吴忠 | 云南昆明 | 芜湖 | 湖北武汉 | 阿勒泰 | 台山 | 琼海 | 阜新 | 武安 | 玉树 | 澄迈 | 任丘 | 邢台 | 台南 | 百色 | 河源 | 海宁 | 涿州 | 山南 | 资阳 | 遵义 | 南阳 | 瑞安 | 乌海 | 红河 | 扬州 | 信阳 | 邹城 | 济宁 | 深圳 | 海拉尔 | 赵县 | 唐山 | 台北 | 白银 | 吕梁 | 北海 | 张家口 | 库尔勒 | 桓台 | 泰兴 | 益阳 | 铜陵 | 德清 | 许昌 | 石狮 | 石河子 | 甘肃兰州 | 永新 | 金华 | 温州 | 赤峰 | 寿光 | 南通 | 运城 | 昌吉 | 甘肃兰州 | 阿拉善盟 | 咸阳 | 四川成都 | 长垣 | 平凉 | 百色 | 苍南 | 乌兰察布 | 咸阳 | 固原 | 上饶 | 梅州 | 临沂 | 常州 | 松原 | 启东 | 益阳 | 商洛 | 新泰 | 黑龙江哈尔滨 | 锡林郭勒 | 黑河 | 甘南 | 武安 | 寿光 | 阳江 | 大丰 | 白山 | 阿勒泰 | 钦州 | 惠东 | 景德镇 | 荆门 | 海东 | 石嘴山 | 乳山 | 黔东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陇南 | 衡水 | 儋州 | 锡林郭勒 | 玉林 | 德州 | 青海西宁 | 阜阳 | 固原 | 濮阳 | 凉山 | 秦皇岛 | 邹城 | 深圳 | 日照 | 三明 | 保山 | 衢州 | 甘南 | 鄢陵 | 宁德 | 邹城 | 海南 | 汉川 | 临猗 | 石狮 | 瓦房店 | 漯河 | 达州 | 济宁 | 任丘 | 吕梁 | 柳州 | 和县 | 海北 | 柳州 | 日照 | 黔南 | 河源 | 肇庆 | 黑龙江哈尔滨 | 昌吉 | 保亭 | 延边 | 陕西西安 | 临汾 | 长治 | 沛县 | 许昌 | 东莞 | 诸暨 | 乳山 | 阳江 | 榆林 | 日喀则 | 泰安 | 青海西宁 | 克孜勒苏 | 泸州 | 苍南 | 丹阳 | 中卫 | 任丘 | 张家口 | 文昌 | 灵宝 | 克孜勒苏 | 白山 | 晋江 | 周口 | 垦利 | 南京 | 韶关 | 涿州 | 崇左 | 诸城 | 白城 | 四平 | 偃师 | 仁寿 | 日土 | 山东青岛 | 曲靖 | 绥化 | 泗洪 | 五家渠 | 九江 | 鹤壁 | 文山 | 宁波 | 玉环 | 余姚 | 甘肃兰州 | 滕州 | 庄河 | 乳山 | 廊坊 | 南阳 | 淮南 | 金华 | 项城 | 舟山 | 毕节 | 福建福州 | 萍乡 | 保山 | 潍坊 | 池州 | 湖北武汉 | 河源 | 鸡西 | 双鸭山 | 云南昆明 | 邵阳 | 库尔勒 | 舟山 | 南京 | 晋城 | 长葛 | 中卫 | 绵阳 | 白山 | 沛县 | 宁波 | 长治 | 金坛 | 肇庆 | 迪庆 | 甘南 | 崇左 | 嘉善 | 黔西南 | 灵宝 | 平顶山 | 乐山 | 宿州 | 巢湖 | 朝阳 | 如东 | 遂宁 | 四平 | 焦作 | 乌海 | 包头 | 临猗 | 乌兰察布 | 正定 | 诸城 | 澳门澳门 | 寿光 | 梧州 | 东海 | 涿州 | 昌吉 | 宜宾 | 湖州 | 五指山 | 东营 | 瓦房店 | 云浮 | 泰兴 | 张掖 | 吐鲁番 | 金坛 | 泗阳 | 金坛 | 德宏 | 嘉善 | 汝州 | 绥化 | 乳山 | 温州 | 广安 | 琼海 | 大兴安岭 | 迁安市 | 锦州 | 台中 | 延安 | 浙江杭州 | 滨州 | 温岭 | 遂宁 | 呼伦贝尔 | 泰州 | 自贡 | 张家口 | 漯河 | 嘉峪关 | 阿克苏 | 天水 | 株洲 | 攀枝花 | 台南 | 杞县 | 昭通 | 毕节 | 台北 | 五指山 | 大庆 | 天门 | 宜都 | 简阳 | 芜湖 | 苍南 | 黄山 | 舟山 | 呼伦贝尔 | 资阳 | 哈密 | 桓台 | 汉川 | 醴陵 | 曲靖 | 简阳 | 铜陵 | 晋江 | 舟山 | 黑河 | 宁波 | 枣阳 | 瑞安 | 延边 | 定安 | 通化 | 鹤岗 | 儋州 | 博尔塔拉 | 亳州 | 廊坊 | 景德镇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葫芦岛 | 东营 | 博罗 | 新沂 | 柳州 | 威海 | 雅安 | 靖江 | 明港 | 伊春 | 大同 | 佛山 | 珠海 | 肇庆 | 广西南宁 | 海西 | 贵港 | 桓台 | 沧州 | 钦州 | 吕梁 | 云浮 | 梧州 | 林芝 | 苍南 | 海安 | 保定 | 黄冈 | 东阳 | 达州 | 常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灌云 | 东营 | 定安 | 潮州 | 汉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