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报告纪实 > 正文
            [图文]张文宝:蔷薇花儿开         ★★★ 【字体:
          张文宝:蔷薇花儿开
          作者:张文宝    报告纪实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07    更新时间:2013/7/12    

           

          蔷薇花儿开

          张文宝

          蔷薇花儿开。

          后蔷薇村有个好听的名字,可从来没见过蔷薇花。

          今天,我说的后蔷薇村有蔷薇花儿开,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花儿,而是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她叫张瑾闽,是“村官”,后蔷薇村的党支部书记。

          张瑾闽像一朵娇艳的蔷薇花绽放在后蔷薇村的土地上。

          这里是东海县驼峰乡。

          驼峰乡是一个有万顷良田的富庶的鱼米之乡。

          鱼米之乡也不是村村富的。像后蔷薇村与前蔷薇村只是隔着一条不宽的河,俨然像隔着两重天,两个世界,前蔷薇村老百姓的日子像已进入了共产主义,集体经济如旭日东升,蒸蒸日上,欣欣向荣;后蔷薇村老百姓的生活不一样了,过得紧巴巴的,大部分人家住的是平房,集体也基本上没有收入,留有的几间简陋平房是村委会。村里人每天都是到前蔷薇村企业里去打工。

          一样的土地,一样的河流,一样的庄稼,究其本来,还是一个大村子,肉连着肉、骨连着骨,血浓于水,怎么后蔷薇村是这样的一种刻骨的贫穷的样子。

          后蔷薇村468户人家,1945口人,没有工业经济什么收入,主要依赖2500亩土地耕种,村里人虽也有150台大小起重吊车,每年有个近千万进项,但他们常受周转资金颠簸困扰,难给全村人铺下幸福阳光,2010年全村人均收入6868元。

          张瑾闽能行吗?

          在我眼里,她是个孩子,一个孱弱的女孩子,比我儿子的岁数还小,今年整整25岁,刚跨出大学门两个年头。她能挑起一千多口人的村支部书记这副担子,改变后蔷薇村的贫穷吗?

          我是猜疑着走近张瑾闽的。

          “80”后女孩子常被指责为“以自我为中心、蛮横、矫情”……总之,我行我素、特立独行是“80后女孩子“身上特别刺眼的标签。

          也许,我们“50”后的人对“80”后的人根本就不了解。现在,不要说隔着三十年了,人与人隔着十年、八年,就像两代人似地,存在着“代沟”,心想不到一起,话说不到一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老”了,常常被他们拒之于千里之外的。

          一切都源于时间的颠覆。

          我常想,不论什么时候,年轻人是看懂“老”人的,只有“老”人看不懂年轻人。这既是人生的悲剧,又是人类进步的幸事。

          走近了张瑾闽,我才发现和看到“80”后人或现代人的真实面貌和心思是什么。

          她们真是可爱可敬的一代年轻人哟!

          她们有的挑起工作“大梁”,有的坚守责任为生活奔波。

          她们怀揣理想,在生活的洪流中,一面摔倒一面成长,并且学会承受,学着坚强。

          她们最容易袒露自己的心声,不喜欢隐瞒观点。

          在农历二月乍暖还寒的早春里,在刚刚弹出地平线不久的清丽又发红的阳光里,我面对的张瑾闽,一个青春又散发出生命坚韧气息的年轻女孩子,她漂亮的脸蛋天天暴露在田野间的阳光下而发黑发红,这又恰像一个健康的苹果,透出成熟的美。

          她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子。

          说话时,她禁不住就会笑。那是一种早晨阳光似地清澄的笑。

          早春里的乡村的一天,是从各种鸟的欢唱和紧张地忙碌开始的。

          喜鹊在枝头上激情地喳喳叫。

          麻雀在路上不怕人地蹦蹦跳跳。

          张瑾闽的一天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我真实地感到一股年轻的风正在冲击我的思绪。

          我真实地感到,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心里揣着后蔷薇村一千多个老百姓,渴望迎接每一天、跋涉每一天、收获每一天。

          我在与这个“村官”度过的一天里,是数着她的脚印看她怎样工作的。

          我看着她瘦弱娇小的身子骑在电瓶车上,颠簸在后蔷薇村与乡镇府之间的二十多里的简易水泥路上。远远看去,她像一株在风中摇曳的庄稼。

          村支书实际上是老百姓的大办事员。如果是土生土长的村支书,难以避免对家族亲友在一些实际利益上可能给点“关照”,对于刚跨出大学门的大学生村支书,无亲无故,真是一清二白,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做出点事来,也只是要体现人生价值。

          服务是无边无尽的。

          雷锋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

          为人民服务见到博大,但其里甴多少琐碎的烦恼、困顿、委屈代表的。

          张瑾闽不觉得自己是在服务,她也来不及拣拾很多的“博大”,只是觉得每天应该这样做才心安理得。

          这一天,张瑾闽在人群里不时地挥手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今天,她做的第一件事是从挥手开始的。

          后蔷薇村里,那些艰难地做着起重吊机工程的老百姓,运转资金断了,工程停了,他们想贷款,出了村,两眼白茫茫,生冷得谁也不认识。孤立无援,他们只能求助村支书张瑾闽,把她当成救命人。

          张瑾闽又有多少本事?

          她是老百姓的一部分。生在东海县石榴乡乡下,是农民的女儿。从南京中医药大学本科毕业时22岁,在海南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可没两天,就辞了,来到东海县驼峰乡麦坡村任党支部副书记,后又到了后蔷薇村。要说她学了点本事,那就是做了几年支部书记,事事带头干,苦了累了都会承受,都会坚强。她这个做书记的,最早从卖花做起。早上五点半,天还没亮,她从床上爬起来,将昨天晚上打包好的两箱鲜切花送到车站上,发至上海。在车站上,大巴车司机见她身单力薄,说,妹子,下次发货可别一人来,你抬不动这货。她咬着牙笑了,将百合花搬上车。

          她凭着自己是老百姓,支部书记也是老百姓这个本分,替老百姓做事,让老百姓相信。

          村民们不得不慨叹“村官”的年轻有为。

          张瑾闽是神奇的。她靠着肯跑腿、“脸皮厚”成“活”了,靠着伸出的热心和真诚的鲜嫩光亮的绿色,拥抱住乡信用社,成为信用社的绿色天使。

          八点钟,信用社刚刚上班一会儿,张瑾闽已经为村里人办好信贷,她根据老百姓抵押的平房或楼房,为他们贷三万的,也有二万的。

          走出乡信用社大门,张瑾闽还在向里面的工作人员挥手。

          是春天的风推着她呢,还是她的激情鼓荡着春风呢?张瑾闽简直像一粒种子,给一丁点儿水,就会吐青、膨胀、发芽、抽叶,工作的节奏是那样迅快,无所需求地担起为全村老百姓的服务。

          仅隔五十分钟,张瑾闽的挥手又出现在后蔷薇村正在疏浚的河道上。

          她刚刚接到村干部的一个电话,说,村里河道疏浚只剩下200米,有一家人的树没砍,挖掘机进不去。

          急了,张瑾闽丢下我,要走。

          我说:我也去。

          河道是后蔷薇村的主要风景,笔直的河流淌着村里人幸福的梦。河水的蓝色通向远方,拽长着后蔷薇村人对幸福的眺望。远方永远有着猜不透的好梦……

          河流是对后蔷薇村人情的一种回应。

          白杨是对后蔷薇村人爱的一种响应。

          河流成了后蔷薇村千亩土地的渴望。

          白杨牵扯着后蔷薇村人日子喷出的香甜。一棵大的白杨树要值上百十块钱哩。

          可,又是这河流、又是这白杨,让后蔷薇村又怎样的艰难!

          人穷事事难呀。

          河道严重淤塞,流水不畅,耽误了抗旱灌溉,又严重地浪费了灌溉水。老百姓有事无事都心事忡忡地瞅着河道。这是瞅给村干部看的,瞅给张瑾闽看的,看她什么时候能把河道疏浚了。张瑾闽感到了河水的柔情与艰涩。

          淤塞的河道一般甴乡水利站按排计划派挖掘机来疏浚,不收村里一分钱。如果不是乡里的计划指标,一个小时230元,后蔷薇村河道二千多米,要挖三天,用十个小时,需花二千三百元。村里有钱吗?又能有多少钱?就是有了钱能排上乡里的计划吗?村干部们在心头里一声长叹:唉——

          还有,疏浚河道,要砍掉河边沿上的白杨。

          站立着的白杨也不是安安静静的,布满了“荆棘”。

          每一棵白杨,牵着一户人家。

          张瑾闽有压力,但不怕压力。

          愁了只有带来乌云,也带不来办法。厚着脸皮闯一闯,也许还有阳光。

          她骑着电瓶车,跑了乡水利站多少回,记不得了。每跑一回,她都这样说:干旱了,河里淤塞,田里缺水,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把河两边的树砍了不容易,等着你们疏浚河道呢,你们给我们村一个计划呗……

          乡水利站杨站长已经第十次看到张瑾闽来了。他的心真的被她跑累了。不论他在站里还是不在站里,这个“女村官”都来。他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可水利站也有难处,僧多粥少,给全乡的指标,也不是每个村都能摊到的。他对来找他争取疏浚计划的村干部能躲则躲。

          见张瑾闽又来,杨站长索性让人关上站里的大门。张瑾闽豁出去,什么也不顾,不依不饶地敲大门。

          杨站长拿“女村官”也没办法。

          他感到了年轻“女村官”的可贵。对于这样执着追求地年轻人,他还怎么推脱呢?“女村官”这样不要命的为村里工作图什么,还不是为着老百姓?晌颐抢斫馑募枘蚜寺?理解她的奉献了吗?

          杨站长亲手拉开了大门。心与心地接通,便是世界和阳光。

          杨站长对张瑾闽真诚地说:回去吧,你村里的事我知道。你不用天天找我了。

          河道疏浚那天,河两边站满了喜孜孜的村民。乡里给了后蔷薇村二个指标,也就是二千米。张瑾闽激动得无声地望着河流。

          现在,河道又挖不下去了。

          这一家子,不是一个穷底缺钱的户,而是一个殷实富饶的小康之家,偏偏也嫌卖树钱少,拧着劲死活不砍河边的白杨。

          村里人都成了旁观者。

          河边剩下的几棵白杨树也成了旁观者。

          村干部在这家做劝说思想工作都碰了钉子,败退回来,搭拉着脸给张瑾闽倒肚子里的苦水。张瑾闽是后蔷薇村干部最大的头头,她没有退路了,是钉子要碰,是苦水也得喝。

          张瑾闽去了那个“难剃头”人家。

          偌大的家院里,就一个人,一个中年妇女,埋着头,两手不停地在做包装杂活。她与那妇女交谈:

          大嫂,一人在家?

          那妇女头也不抬。

          我能坐下来吗?

          那妇女没有吭声。

          挖河都停下来了,就等你家砍树,把它卖掉。

          哼,少一分钱我也不卖。

          你家整天做这么多生意,还在乎百十块钱吗?

          当然在乎。

          现在全村人把树都卖了,只留下你一家,村里人会怎么说你。

          随便怎么说。

          进退两难时候,张瑾闽坐下来,边帮她做包装杂活,边说:大嫂,不要生气。和你商量一下,我给你家打一天或二天工吧,抵上树的差价。

          那妇女慌了,说:你不要动手,回去吧……

          张瑾闽故意说:挖河停下来怎么办……

          那妇女说:等你大哥回来,我们再商量。

          下午,河岸边剩下的几棵白杨全砍掉了,那家的几棵树以很便宜的六十多块钱一棵卖掉了。

          河道圆满的疏浚成了张瑾闽让老百姓茶余饭后最乐意谈起来的话题。

          这就是我们的大学生“村官”。

          短短的几年间,张瑾闽在前后两个不大的村子里,走过了相当于自己二十五年年龄一样很长的路,翻过了一道又一道崎岖、坎坷和泥泞的让她一辈子都要咀嚼和回味的人生山头。

          她说,村官是她人生跨越的制造者。

          乡村的生活在岁月里尘封已久。年轻的张瑾闽总想一下子从村里揭掉尘封固有的农民那私心、狭隘和小富即安的封条。

          有好心人对张瑾闽说:小张,你不要只会笑、不会哭。你一个女孩来我们村,整天见人说笑话,嘻嘻的。心里要有个准备,遇到事不能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还得准备有人给你说狠话,不给你台阶下。

          翻过一道人生的山头,张瑾闽发现还有更高的山头。

          这就是人生?

          这就是“村官”历练所唱的歌?

          我跟在她后面,打量着这个“村官”在习习春风里,追着春风工作的抖抖劲头,想起她讲的几天前就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说那天她流泪了,不像个支书,倒像个灰头土脸的小女孩。

          还是河岸上砍掉的白杨树纠结的事情。

          村里一个姓林的村民,在他妹妹的老公公家地里种树,现在砍卖时,他自个儿作主,把树全卖了,妹妹一点不知道,这还不大紧,可连一分钱没给她。她忍不住了,气愤得找张瑾闽断理。

          张瑾闽到了林家,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

          村里人是无事都想找新闻,有了新闻还不像过年看大戏似地。他们围住了林家大门,看“村官”怎么处理这桩事。

          农村人家事,一锅浆糊,有理没理讲不清。

          姓林的男子汉理直气壮地叫喊:我们自家事,不需要村里插手,会处理好的。

          姓林的男子汉怒气冲冲,一把关上大门,将“一村之主”拒之门外。

          围观的人都笑了,说支书太“小”,被!昂铩绷。

          张瑾闽哭了。

          哭是人生的丰富。

          哭也是一种美丽。

          不过,这时的张瑾闽还不理解。

          是呀,张瑾闽想不通。她这是在为他们主持公道,他们还为什么这样无情无义地待她。她感到委屈。她二十五岁花季,丢下大城市里的工作,每天骑着电瓶车,跑二十多里路从乡里赶过来,在村里田里,风里来雨里去,晒得脸上起皮。她没有功劳,可也有苦劳呀。别人说她长一副娃娃脸,像小孩,她气不过,一下子剪去留了多年的长发,气得母亲泪水涟涟。她所做的一切哪一点不是为了后蔷薇村的发展,他们真的不该那样待我……

          泪水原本就是清泉,滋润成长。

          泪水本来就是碧波,看得见辽阔。

          哭了,她也就心里清楚了。

          有一个老党员对张瑾闽说:这事你直接处理他没有给你面子,也就是没有给你台阶,没有把你们村干部放在眼里。工作要讲究方式方法,你面对的是老百姓。对他们要投其所好。假如,他喜欢喝酒,去一个调解主任,拎上酒,与他边喝边谈,事情结果就会另一样。

          张瑾闽在心头抚摸着后蔷薇村,把泥坷揉搓成沙粒。

          她揩去泪水,莞尔一笑。

          在石榴乡家里的妈妈知道了女儿憋屈流泪的事,要赶来看看,张瑾闽喊着叫着没让来。她说,你来了,我又会丢人,在人眼里还是长不大的小孩。

          过去,她每周都回家,现在几周都难回去一趟了。

          当太阳悬挂在天中间的时候,我的肚子里饿得叽里咕噜、很想能大吃上一顿饱餐的时候,又有人向张瑾闽不停地挥手招呼着。

          出我意料,这次张瑾闽边与他们挥手招呼着,边远远地躲开了。

          张瑾闽是怎样用挥手走近老百姓的,又是怎样挥手躲开人群的?

          张瑾闽也无奈!

          为了全村的老百姓,她只能选择善意地避开。

          这次,向张瑾闽挥手招呼的人是要找她讨债的。

          张瑾闽一进后蔷薇村当书记,头上就顶了40万元债的大山。

          河岸边的树刚卖了八千元,讨债的人迅速地像潮水一样漫上村党支部的门,缠得张瑾闽身疲力尽。

          穷人活得累。

          千万莫要当穷人。

          张瑾闽也不想当穷人,想把债还了,做个轻轻松松、风风光光的书记?刹恍醒,没钱,没法轻松,没法风光。攥在手里的可怜的八千元钱,村里还要派大用场,铺路、草莓地通电,还有河道整理,等等,都等着这钱呢。

          村支书如此艰难,尤其穷村的支书难上难。老百姓的好日子需要她“照耀”,可谁来“照耀”她呢?

          面对讨债的人,张瑾闽唯一的办法就是真诚地交流。

          没有钱,张瑾闽只有守住真诚的灵魂。

          她说:欠你们的债我都认,一定还你们。我年龄这么小,不会骗你们,不会敷衍你们。现在让我喘口气,让村里发展发展,变变样子,到时把欠你们的钱一下子都还了……

          可以拒绝笑脸,但无法拒绝真诚。

          讨债的人不得不面对“真诚”。

          他们与年轻的“村官”对视时刻,不得不对她充满敬意。

          他们感到后蔷薇村应该有一个这样敢于担责任的人。

          村里人说,张瑾闽在后蔷薇村干最大一件事情是给村里的草莓地通电。

          老百姓自发地在村东头搞起一片片草莓地,万事俱备,只缺通电。

          群众积极性高涨,再也不甘忍受贫穷。他们自己寻找致富的路子,要自己拯救自己。尽管创业艰难重重,他们也要孤注一掷地去搏斗。

          张瑾闽从老百姓要求致富的呼叫声里,发现了后蔷薇村贫穷与富裕、落后与进步、光明与黑暗的裂缝。她激动地想在这裂缝中因势利导地帮助他们摆脱掉贫穷的阴影。

          当张瑾闽说要给草莓地通电,村里人轰然大笑。

          是呀,没有钱要给草莓地通电,这不是大白天说梦话嘛!

          人穷志也短。

          人穷想象力也苍白。

          人穷也没有了激情。

          张瑾闽何尝不知草莓地通电需要很多钱呢,光一台变压器需要十几万元钱,就不要说几千米的电线了,凭村里的家底子,凭那卖树的八千元钱,等到驴年马月也通不上电的!

          看着种植草莓的一户户村民早出晚归,用手指一点一点抠着黑土地里的细土,把全身心、把全家最值钱的一点家底子全都押在了草莓地上,要拚命一搏,张瑾闽的负疚禁不住潮湿地凝结在自己的眼睫毛上。

          我怎么能对老百姓的愿望熟视无睹呢?她说。

          通电再难、再没有钱,也没有老百姓难。我有乡政府支持,再大的困难也要闯闯。她发誓说。

          人的多少困苦其实只源于人自身。

          人多跨出一步,海阔天空。

          人少跨出一步,机遇擦肩而过。

          张瑾闽朝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跨出了几大步。

          她和村干部商量,一定要把草莓地的电通成,要多自力更生,自己找电线杆,自己找挖掘机挖坑,人力也村里出。就是电线和变压器需要乡里支持。这一点,要用好乡里的政策。

          一连半个月,张瑾闽赶到乡政府。

          供电所忘不了她,在滂沱大雨中,她站在供电所大门口。

          她说的话,他们都能背出来。

          她说:我们村的草莓地是农民自主搞起来的,是乡里重视的高效农业发展。你支持我们村里,等于为乡里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到我们村草莓种植户的草莓丰收时候,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

          乡里、供电所感到了后蔷薇村给全乡新农业发展带来的新的温润。他们认可了。

          听说供电所真的要给村里草莓地架电线,张瑾闽快活得又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大学生,像蝴蝶一样,在村里飞来飞去,把幸福带给老百姓。

          村民们已经看见了,变压器装好了,只差最后一百多米,草莓地的电线就通上了。节外生枝,没有电线了。供电所的人说,你们村里自己买电线吧。张瑾闽急了,说:你们知道的,我们村还负债40多万,哪来钱?若有钱我们早就给你了。

          供电所的人也有点急,说:小张,我们已经尽力而了,很给你面子了,你不要给了锅就上炕呀。

          话说的很难听,很伤面子。

          张瑾闽心里像被洒了一把盐,委屈得泪水悄悄地直在眼眶里转圈子。但她这次忍住了,没有落泪珠儿。

          “村官”成熟了。

          她一脸阳光。

          她说:你们这样架了一半电线,村里老百姓会说我们不会干实事,干了一件事是一半,是半吊子。他们还会怎么想你们,还以为我们村干部和你们在一起搞什么名堂呢……

          对于这样的“村官”,供电所的人还能要求她什么呢?

          他们说:好吧,最后一点电线就算我们的了……

          他们感到田野里吹来了清新的风。

          下午四、五点钟,一天中快要闲下来的时候。

          村里却没有人闲下来。

          张瑾闽让我坐在村外田间水沙石铺的主要生产路上歇息。

          她走了。

          她心急如焚地走了。

          她为着我脚下正在铺垫的水沙石生产路风风火火、、毫无顾忌地闯进前蔷薇村。

          前蔷薇村村道是水泥路的,田间每一条生产道路都是村里硅粉生产的产品后留下的水沙石铺的,像柏油路,又坚固又松软。

          前蔷薇村的路灯天天晚上亮着。

          可后蔷薇村有路灯却常不亮。

          后蔷薇村的老百姓丧气地说:人家前蔷薇村发展多好,路灯都比我们村高一级,我们村的路灯只是摆设,也没有亮过。

          听着这些话,张瑾闽的心能不沉重?

          张瑾闽在沉重中忙碌着。

          这不,用前蔷薇村的水沙石铺的生产主干路铺了大部分,还剩下一点尾巴,预订的水沙石不够,前蔷薇村人不让车拉了。

          我是看到了张瑾闽的一脸肃然。

          我是看到了张瑾闽又像第一次一样迈着坚定又自信的步伐跨进前蔷薇村。

          这也许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坚硬、最绚丽的蔷薇花。

          应该是后蔷薇村的老百姓把张瑾闽逼到了为前蔷薇村铺下幸福生活大道的农民企业家相总经理面前。村里实在没有什么好送的礼物,张瑾闽从村里种植草莓户处要了两箱免费草莓,拎着去找相总。相总笑了,他什么礼物没见过,还唯独没有见人送过两小箱草莓的,虽轻,拎在手里却很亲近。第一次面对面站在全乡、全县大名鼎鼎的企业家面前,张瑾闽刚开始有些紧张,可当想起自己背后一千多个对自己这次来找相总充满热望的本村村民,她很快镇静了下来。她的娓娓而谈,她的如数家珍,她的炽热真情,让五十几岁的相总感动了。

          她说:你们村的路铺得多好。我在电视上看到你做了很多公益事业,我真羨慕你,也想相总能帮帮我,我们前后蔷薇村齐头并进。你们村发展,我们村落后,我们不好看,你们也不好看。我们都是蔷薇,蔷薇花开的一样漂亮才好看。

          小小“女村官”的一番话,把相总拥进了后蔷薇村。

          张瑾闽提出了用相总企业的水沙石铺村里的主要生产干道。相总一口应允,用多少拉多少,不要一分钱。

          结果,相总义务地给了二百多吨水沙石铺路。

          眼看着一条二千三百多米、价值一万多元的水沙石铺的生产主干道路就要成时,前蔷薇村人说计划已超,不准拉了。

          后蔷薇村人嗓子都急得嘶哑了:只还缺六车水沙石,一百吨,路就铺成了。后蔷薇村人不让拉了,这不是半路打窃、坏良心吗!

          这时,张瑾闽已经置身于前蔷薇村了。

          相总不在家里,张瑾闽就守在企业里,等着。

          已暮霭浓重,人家挑灯了。有人说:天都晚了,相总怕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你回去,明天再来呗。

          张瑾闽心急地说:不回去,村里人都在等我消息呢。

          相总回来了。

          相总很感动。

          张瑾闽有点激动地说:你看我们村的路,刚要铺完,只还剩一点尾巴没铺,你们这边一下不让拉水沙石了。后蔷薇村人会怎么想?他们一直都以为你是好帮助人的大企业家,财大气粗,现在却连这点水沙石也舍不得,而且是废弃的废料;顾登昂笄巨贝灞臼且淮蠹易,没求他帮助钱了,这就害怕了……

          相总笑了,赔不是。

          相总真的不知道“女村官”说的这回事。

          相总感慨说:选择你这“女村官”,才是选择了后蔷薇村的未来。

          这夜,后蔷薇村不仅生产主干道铺上了水沙石,相总特批,把后蔷薇村田间的大小生产道统统铺上了水沙石,共用水沙石三百多吨,价值三万多元。

          一弯新月升起来了,我披着淡淡的星光的清辉,赶往灯火通明的村委会。

          那里有人在唱歌。那里有张瑾闽在唱歌,她把从上海、深圳、温州、昆山回来过年还未走的妇女组织起来,在唱歌,在跳健身舞。现代的节奏,现代的思想和观念,在乡村旋转、闪耀、碰撞、流动。张瑾闽与她们在一起,说得来,玩得活,她似乎一下子又找到了大学时代激情涌动的自己,一天的工作疲惫也像不翼而飞?闯隼,她很满足,她很满足地看着村里妇女们在跳舞、在说笑,她们的说笑声像一泓清泉,涤荡着古老、沉闷的乡村,潜移默化地驱逐和震荡着偏僻一隅的乡村人霉涊窒息的观念和陋习。她们夸自己的“村官:这才像现代的村干部。昆山农村的干部一点不像农村人,都像城市人。也有人看不惯,说村官和她们是吃饱饭撑的。闲话归闲话,村里的年轻妇女还是挡不住地在来。受不住吸引,小伙子们也来了。他们新鲜地说,农村也有了城里人一样的生活方式。张瑾闽与她们边说笑,边有意味的引导着把村里发生的事告诉他们。她们用见过世面的观念议论、评判。听说村里水电费收不上来,她们当着村里人的面说:这事丢人,不该发生,怎么能用水用电不掏钱,要人家“村官”上门催讨呢?明天赶紧把钱缴了……很多小伙子应声说:明天缴钱,不超九点钟。后蔷薇村涌动着一股强劲的春潮,悄然地改变着村民们的观念。我看到,刚刚看不惯的人也笑嘻嘻地凑过来了,可能是想听些南方城市新鲜的事情吧。我想,这一夜,后蔷薇村可能很多人心情平静不下来,无法入眠了……

          天上的星光泻满了二月的乡村。

          我看着,看到了一个脸上荡漾着青春和遐想光晕的年轻姑娘,在星光下的人群里像一朵蔷薇花绽放着;我又仿佛看到,“女村官”单薄的身影正在村里奔波着,一分一分的收缴多年收不上来的水电费;我又仿佛看到,她正在联系南京“先声”药业、连云港“康缘”药业、连云港慈善总会等,争取修建村里的水泥路的项目资金;我又仿佛看到,她正在一趟一趟地跑往母校南京中医药大学,争取爱心结对帮扶活动,为村里的贫困留守儿童寄来衣物、学习用品、书籍……

          谁说后蔷薇村没有蔷薇花?

          后蔷薇村有蔷薇花的金色闪耀,那正是张瑾闽,她把理想与光荣、信念与使命绽放出青春的霞光……

          不是吗?

          张文宝:1956年11月生,江苏省连云港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席。1978年开始从事专业创作。主要作品有长篇报告文学 《汪氏三兄弟》等,长篇文化散文《寂寞千年》、散文集《潺潺有声》等。有作品 被选入中国新文学大系 ,曾获江苏省第二届、第八届“五个一工程”作品奖,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编辑奖等。

          (责任编辑:王军先)


          报告纪实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 上一篇报告纪实: 没有了

        3. 下一篇报告纪实:
        4.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王  跃:于桂元和他的油画世…
          倪延富:下岗夫妻的创业梦
          赵芳义:命运悲歌
          张晓敏:高公岛船山飞瀑纪行
          叶维友:沸腾的咸水滩
          李建军:养狗记
          刘茂东:北京文化传媒圈(外…
          王成章:活下去并要记住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

        5. <strong id="9vs7w"><pre id="9vs7w"></pre></strong><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video id="9vs7w"></video></big></progress>
          <progress id="9vs7w"><big id="9vs7w"></big></progress>
          1. <form id="9vs7w"></form>

            1. <nav id="9vs7w"><big id="9vs7w"><noframes id="9vs7w"></noframes></big></nav>
              1.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em id="9vs7w"><object id="9vs7w"></object></em>

                全球彩票全球彩票网址 诸城 | 无锡 | 松原 | 惠东 | 保定 | 渭南 | 六盘水 | 延安 | 伊春 | 铜仁 | 德清 | 安顺 | 邹城 | 伊犁 | 泰兴 | 池州 | 巴彦淖尔市 | 阳江 | 雄安新区 | 大同 | 海安 | 铜陵 | 陵水 | 保定 | 吐鲁番 | 河北石家庄 | 吉林长春 | 丽江 | 廊坊 | 柳州 | 瓦房店 | 七台河 | 高密 | 中山 | 乌兰察布 | 崇左 | 赵县 | 益阳 | 芜湖 | 汕头 | 涿州 | 天长 | 义乌 | 赣州 | 陵水 | 鄂州 | 明港 | 阳春 | 台南 | 基隆 | 永新 | 来宾 | 吉安 | 河北石家庄 | 淄博 | 三亚 | 泰安 | 三明 | 承德 | 遵义 | 海丰 | 毕节 | 吕梁 | 衡阳 | 揭阳 | 延安 | 兴安盟 | 株洲 | 燕郊 | 扬州 | 中卫 | 绵阳 | 东台 | 吴忠 | 晋江 | 澳门澳门 | 陵水 | 屯昌 | 昆山 | 山西太原 | 溧阳 | 四川成都 | 嘉峪关 | 泉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德州 | 东台 | 保山 | 建湖 | 屯昌 | 亳州 | 林芝 | 乌兰察布 | 湖州 | 贵港 | 万宁 | 金昌 | 台北 | 海安 | 涿州 | 荆门 | 武安 | 滨州 | 辽源 | 临汾 | 滕州 | 河北石家庄 | 通辽 | 咸阳 | 公主岭 | 滁州 | 任丘 | 仙桃 | 长兴 | 黔西南 | 台南 | 广汉 | 阳春 | 黑龙江哈尔滨 | 丽水 | 台北 | 杞县 | 嘉峪关 | 丽江 | 博尔塔拉 | 枣庄 | 雄安新区 | 哈密 | 曹县 | 昌吉 | 潮州 | 日土 | 邢台 | 营口 | 驻马店 | 山东青岛 | 龙口 | 林芝 | 甘肃兰州 | 平潭 | 高雄 | 天门 | 焦作 | 灌南 | 大庆 | 淮安 | 乳山 | 枣庄 | 烟台 | 娄底 | 吐鲁番 | 五家渠 | 湘西 | 兴安盟 | 自贡 | 安顺 | 丹东 | 遵义 | 七台河 | 内江 | 河北石家庄 | 天门 | 吴忠 | 遂宁 | 伊犁 | 保定 | 东台 | 南充 | 常德 | 普洱 | 宜都 | 内江 | 临沧 | 南阳 | 定西 | 洛阳 | 张家界 | 朔州 | 项城 | 海西 | 佳木斯 | 南平 | 普洱 | 宁夏银川 | 宁波 | 文昌 | 遵义 | 温州 | 大庆 | 塔城 | 铜陵 | 新余 | 沧州 | 镇江 | 高雄 | 果洛 | 包头 | 云南昆明 | 大丰 | 宝鸡 | 德州 | 白沙 | 博尔塔拉 | 蚌埠 | 昭通 | 毕节 | 雅安 | 西双版纳 | 秦皇岛 | 正定 | 吐鲁番 | 汉中 | 灌南 | 浙江杭州 | 河池 | 日照 | 曲靖 | 晋江 | 鄢陵 | 襄阳 | 阿拉善盟 | 灌南 | 齐齐哈尔 | 嘉善 | 东营 | 启东 | 巴彦淖尔市 | 海门 | 晋城 | 济源 | 陕西西安 | 大庆 | 金华 | 济南 | 高密 | 临汾 | 河北石家庄 | 昌吉 | 白银 | 烟台 | 漳州 | 平顶山 | 德清 | 涿州 | 单县 | 齐齐哈尔 | 雄安新区 | 鸡西 | 喀什 | 淮安 | 安康 | 基隆 | 济宁 | 青海西宁 | 克拉玛依 | 衡阳 | 巴音郭楞 | 达州 | 固原 | 三明 | 高雄 | 河池 | 乐平 | 泰州 | 沛县 | 滕州 | 库尔勒 | 黄冈 | 阿拉善盟 | 芜湖 | 东阳 | 黔南 | 漳州 | 莆田 | 黄南 | 台湾台湾 | 濮阳 | 黔东南 | 黑河 | 毕节 | 偃师 | 昌吉 | 南京 | 贺州 | 三河 | 沭阳 | 荆州 | 琼海 | 攀枝花 | 开封 | 昌吉 | 钦州 | 瑞安 | 四川成都 | 云浮 | 海拉尔 | 湘潭 | 武夷山 | 改则 | 广元 | 东方 | 连云港 | 枣阳 | 泸州 | 淮南 | 岳阳 | 滨州 | 毕节 | 包头 | 辽宁沈阳 | 宝应县 | 常德 | 余姚 | 平潭 | 绥化 | 临沂 | 鄢陵 | 醴陵 | 象山 | 鸡西 | 灵宝 | 灌南 | 石狮 | 嘉兴 | 深圳 | 杞县 | 恩施 | 嘉善 | 辽源 | 七台河 | 昭通 | 连云港 | 东台 | 永康 | 明港 | 姜堰 | 洛阳 | 湘西 | 资阳 | 陕西西安 | 玉环 | 顺德 | 赤峰 | 阳春 | 昭通 | 仙桃 | 湖南长沙 | 晋江 | 沧州 | 诸城 | 百色 | 晋城 | 咸宁 | 丽江 | 泰兴 | 沭阳 | 韶关 | 新泰 | 大理 | 扬中 | 临海 | 巢湖 | 甘肃兰州 | 瑞安 | 贵州贵阳 | 安岳 | 江门 | 张北 | 赤峰 | 潮州 | 江门 | 乌海 | 沧州 | 邵阳 | 阿里 | 长治 | 开封 | 开封 | 定州 | 松原 | 江门 | 延边 | 迁安市 | 巴彦淖尔市 | 嘉善 | 伊春 | 衡水 | 德阳 | 宜都 | 毕节 | 北海 | 黔东南 | 三亚 | 淮南 | 海东 | 安顺 | 馆陶 | 怒江 | 开封 | 保定 | 塔城 | 承德 | 滨州 | 攀枝花 | 白银 | 宁夏银川 | 阿拉尔 | 眉山 | 仁怀 | 南通 | 恩施 | 丽水 | 宁国 | 牡丹江 | 湘潭 | 百色 | 防城港 | 桐乡 | 仁怀 | 邵阳 | 镇江 | 茂名 | 葫芦岛 | 辽宁沈阳 | 延边 | 果洛 | 通辽 | 贵港 | 汉川 | 博罗 | 仙桃 | 湘西 | 汕尾 | 石河子 | 天水 | 开封 | 衡水 | 廊坊 | 潍坊 | 泰州 | 桓台 | 三沙 | 台北 | 神农架 | 贺州 | 南京 | 广州 | 扬中 | 顺德 | 安庆 | 湖州 | 荆州 | 咸宁 | 涿州 | 日照 | 咸阳 | 漳州 | 中卫 | 龙口 | 舟山 | 烟台 | 诸城 | 儋州 | 百色 | 包头 | 白城 | 湖北武汉 | 防城港 | 石狮 | 莆田 | 运城 | 锦州 | 桓台 | 曲靖 | 沛县 | 新泰 | 南平 | 三明 | 基隆 | 临海 | 安庆 | 鄢陵 | 韶关 | 汕尾 | 临沂 | 广州 | 江门 | 镇江 | 永新 | 贵港 | 运城 | 榆林 | 海丰 | 无锡 | 新泰 | 克拉玛依 | 临猗 | 昌吉 | 宣城 | 定安 | 克拉玛依 | 邢台 | 濮阳 | 博尔塔拉 | 宿州 | 三门峡 | 台北 | 克孜勒苏 | 垦利 | 郴州 | 保定 | 溧阳 | 雅安 | 海南 | 公主岭 | 甘南 | 商丘 | 乌海 | 日喀则 | 灌云 | 楚雄 | 包头 | 承德 | 三明 | 海南 | 临沂 | 寿光 | 甘肃兰州 | 锡林郭勒 | 姜堰 | 鸡西 | 铁岭 | 吉林长春 | 崇左 | 德清 | 沭阳 | 克孜勒苏 | 赤峰 | 库尔勒 | 枣阳 | 资阳 | 龙口 | 宁波 | 防城港 | 常德 | 鹤岗 | 如皋 | 姜堰 | 红河 | 周口 | 莒县 | 泗洪 | 迪庆 | 乐平 | 吕梁 | 平顶山 | 昆山 | 吉安 | 海宁 | 荆州 | 肥城 | 澄迈 | 乌海 | 湛江 | 德州 | 新余 | 鄢陵 | 周口 | 鹤壁 | 楚雄 | 延边 | 蓬莱 | 肥城 | 长垣 | 桂林 | 玉溪 | 恩施 | 通化 | 楚雄 | 德宏 | 乳山 | 齐齐哈尔 | 垦利 | 永州 | 临沧 | 定西 | 邵阳 | 南阳 | 赣州 | 黔西南 | 张北 | 西双版纳 | 莒县 | 包头 | 吐鲁番 | 陕西西安 | 长垣 | 三亚 | 包头 | 洛阳 | 吉安 | 陇南 | 佳木斯 | 朝阳 | 开封 | 乌兰察布 | 周口 | 石狮 | 揭阳 | 赵县 | 新沂 | 齐齐哈尔 | 本溪 | 保定 | 晋江 | 资阳 | 陇南 | 台南 | 三门峡 | 渭南 | 正定 | 黑龙江哈尔滨 | 河南郑州 | 绵阳 | 果洛 | 大庆 | 萍乡 | 恩施 | 鹤岗 | 明港 | 灌云 | 景德镇 | 济源 | 郴州 | 灌云 | 滕州 | 枣庄 | 山东青岛 | 朝阳 | 龙口 | 新疆乌鲁木齐 | 台北 | 锡林郭勒 | 保亭 | 中山 | 眉山 | 仙桃 | 东营 | 乳山 | 牡丹江 | 牡丹江 | 黑河 | 广元 | 南平 | 崇左 | 林芝 | 江西南昌 | 岳阳 | 克拉玛依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营 | 迪庆 | 龙口 | 达州 | 盘锦 | 库尔勒 | 温州 | 通化 | 南通 | 保山 | 固原 | 南通 | 邯郸 | 宣城 | 新余 | 十堰 | 溧阳 | 庄河 | 阿坝 | 乐清 | 玉林 | 玉林 | 济南 | 嘉兴 | 顺德 | 新泰 | 燕郊 | 鄂州 | 宁波 | 博尔塔拉 | 潮州 | 眉山 | 三河 | 大连 | 潮州 | 德州 | 广西南宁 | 博罗 | 喀什 | 德州 | 余姚 | 景德镇 | 涿州 | 赤峰 | 滁州 | 和田 | 泰兴 | 汉中 | 惠州 | 延边 | 周口 | 台山 | 大庆 | 德州 | 肥城 | 沧州 | 天门 | 厦门 | 沛县 | 铜仁 | 滨州 | 东台 | 葫芦岛 | 资阳 | 咸阳 | 泰安 | 鹰潭 | 益阳 | 大连 | 山东青岛 | 河池 | 绵阳 | 镇江 | 黄南 | 清远 | 永新 | 平潭 | 临汾 | 河池 | 渭南 | 雄安新区 | 嘉善 | 江苏苏州 | 海南海口 | 咸阳 | 包头 | 高雄 | 辽源 | 莒县 | 乌海 | 惠州 | 芜湖 | 上饶 | 鄢陵 | 溧阳 | 江苏苏州 | 佳木斯 | 曹县 | 铁岭 | 齐齐哈尔 | 咸阳 | 惠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辽源 | 丹阳 | 厦门 | 博罗 | 邹城 | 库尔勒 | 天水 | 潍坊 | 库尔勒 | 遂宁 | 明港 | 唐山 | 株洲 | 辽阳 | 云南昆明 | 湘西 | 江门 | 滕州 | 巴彦淖尔市 | 嘉善 | 来宾 | 天长 | 赤峰 | 曲靖 | 石河子 | 淮北 | 济南 | 衡阳 | 舟山 | 庆阳 | 保山 | 长治 | 河南郑州 | 鹤岗 | 南通 | 澄迈 | 景德镇 | 宿州 | 乐平 | 长葛 | 三明 | 义乌 | 公主岭 | 威海 | 阜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张北 | 攀枝花 | 石河子 | 泗洪 | 衢州 | 淄博 | 阜阳 | 阿克苏 | 湘西 | 内江 | 济宁 | 钦州 | 公主岭 | 五指山 | 日土 | 琼海 | 昌吉 | 三亚 | 沧州 | 神木 | 台州 | 普洱 | 南京 | 甘孜 | 天门 | 邹平 | 茂名 | 宁德 | 白城 | 临沧 | 温岭 | 昆山 | 中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淄博 | 河北石家庄 | 赣州 | 六盘水 | 南京 | 玉溪 | 日喀则 | 晋城 | 肥城 | 鹰潭 | 鹰潭 | 宜昌 | 泰州 | 东阳 | 保亭 | 长治 | 宿迁 | 台山 | 开封 | 琼中 | 晋城 | 改则 | 广元 | 长垣 | 芜湖 | 寿光 | 安吉 | 三沙 | 张家口 | 安顺 | 厦门 | 涿州 | 大庆 | 金坛 | 滁州 | 钦州 | 淄博 | 阳江 | 昭通 | 宝应县 | 南通 | 襄阳 | 澳门澳门 | 扬州 | 桓台 | 江西南昌 | 临猗 | 和县 | 遵义 | 石狮 | 丹东 | 岳阳 | 三亚 | 盐城 | 东海 | 温州 | 长兴 | 白银 | 吐鲁番 | 巴中 | 自贡 | 雄安新区 | 绵阳 | 泉州 | 海门 | 萍乡 | 济宁 | 五家渠 | 钦州 | 三河 | 淮北 | 泰安 | 楚雄 | 防城港 | 邹平 | 鹰潭 | 日喀则 | 三门峡 | 德阳 | 白城 | 诸城 | 阿克苏 | 甘南 | 宣城 | 绍兴 | 泰州 | 三明 | 阿勒泰 | 临海 | 葫芦岛 | 孝感 | 山南 | 迪庆 | 湖北武汉 | 万宁 | 甘孜 | 博尔塔拉 | 昌都 | 济南 | 儋州 | 眉山 | 怀化 | 绥化 | 张家口 | 梅州 | 怒江 | 台湾台湾 | 大兴安岭 | 乐清 | 绵阳 | 简阳 | 蓬莱 | 惠州 | 崇左 | 德州 | 滁州 | 大同 | 桂林 | 营口 | 抚州 | 珠海 | 济南 | 济南 | 包头 | 澄迈 | 桐城 | 鞍山 | 鹤岗 | 梧州 | 霍邱 | 文昌 | 德宏 | 郴州 | 淮北 | 黄南 | 广元 | 日照 | 扬州 | 塔城 | 定西 | 遵义 | 海北 | 神木 | 果洛 | 鹤岗 | 东莞 | 海丰 | 日喀则 | 深圳 | 甘肃兰州 | 日喀则 | 迪庆 | 湖南长沙 | 垦利 | 防城港 | 喀什 | 本溪 | 阳江 | 潍坊 | 广元 | 五家渠 | 乐山 | 贵州贵阳 | 宜都 | 仁怀 | 荣成 | 绵阳 | 贵港 | 榆林 | 云浮 | 东方 | 东台 | 海东 | 济南 | 昌吉 | 亳州 | 驻马店 | 张掖 | 黄南 | 梧州 | 吉安 | 宁夏银川 | 正定 | 南京 | 莱州 | 鄂州 | 禹州 | 常德 | 三明 | 常州 | 巴中 | 鸡西 | 宝鸡 | 酒泉 | 杞县 | 桐乡 | 宁德 | 泗阳 | 黔南 | 贵州贵阳 | 黄南 | 嘉峪关 | 林芝 | 垦利 | 阿拉尔 | 达州 | 琼海 | 新沂 | 阳春 | 常州 | 咸宁 | 三明 | 阳江 | 百色 | 厦门 | 齐齐哈尔 | 高雄 | 顺德 | 赣州 | 南京 | 肥城 | 邯郸 | 潜江 | 宜昌 | 盘锦 | 和县 | 邯郸 | 禹州 | 海东 | 乐平 | 河源 | 商丘 | 忻州 | 云南昆明 | 阳春 | 汝州 | 广汉 |